元尊小說網 > 我是至尊 > 第五百二十八章 雲揚歸來

第五百二十八章 雲揚歸來

        時間點滴流失,夜幕終于全面降臨,曙光點滴不存。

        一片黑暗中。

        林雲龍隱約看到,雲逍遙就在山坡之上,一直沒有動。

        而他在思來想去,不斷地變陣,自我感覺已經是萬無一失,心中終于放了點心,道:“雲王爺,若是要取林某的性命,可是只有這一次機會了。”

        山坡上的雲逍遙不答。

        林雲龍道:“雲王爺,在下,在等著,看雲王爺如何能在這千軍萬馬中,取走林某的性命。”

        雲逍遙依然沒有聲音。

        林雲龍皺起了眉頭。

        下令燃起了火把。

        火光映照下,雲逍遙就在山坡上站著,一動不動。

        卻沒有沖下來。

        火光映射著雲逍遙手中的劍,閃閃的發著光。

        又等一會,雲逍遙始終沒有動靜。

        “難道他又要用計讓我主動進攻,趁著兵馬進攻我身邊空虛然後他從上面沖下來殺我?”

        林雲龍心中思量。

        幾次三番想要命令沖上去,但是始終沒有這個勇氣,總感覺自己的脖頸涼飕飕的,腦袋也是晃來晃去,似乎隨時隨地都能從脖子上掉下來……

        幾次三番的猶豫,已經到了半夜。

        雲逍遙依然在上面挺立,一動不動。

        “難道已經毒發身亡了?”

        林雲龍試探著又叫了幾聲。依然沒有任何動靜。

        終于……

        看來,已經是毒發身亡。

        林雲龍不再猶豫。

        “進攻!在我面前裝神弄鬼這麽久,把他的身體給我扛下來!”林雲龍一聲厲吼!

        轟的一聲。

        軍令如山倒,兩千兵馬飛一般地沖了上去。

        “且看這人心,究竟能醜惡到何等地步!”一個悠悠的聲音響起。

        隨即一片絢爛的白光,猛然間在山坡上升起。

        寂靜的深夜,似乎突然間升起了一個太陽一般,直刺的所有人,都是睜目如盲。一道道劍氣,縱橫四方。

        ……

        雲揚與上官靈秀從諸神墓地轉行,終于通過了通道,一路飛流直下,穿越雲層,直入一片森林中,然後立即從一片森林中飛出。

        現在,兩人已經走在一片邊關市鎮之中。

        說來也巧,此地正是原屬紫幽帝國,現在玉唐帝國的紫幽道。

        當日雲揚一怒闖紫幽,在這座大城裏殺了個七進七出,血流成河,屍積如山,兩大玄獸助力,鬼泣神驚。

        到後來更是引來月魂江水,險些將這方圓千裏化做龍王殿。

        而其中,也還有上官靈秀的事情,當時,她率領上官家臣前來迎接無敵將軍靈柩……

        此刻舊地重遊,兩人心中都是充滿了感慨。

        有一種恍如隔世的恍惚。

        雲揚特意第一時間就去找了花紋蟒和黑金熊,小花和小黑這兩個夯貨,正在呼呼大睡。黑金熊還沒有恢複到巅峰期,花紋蟒嚴密保護,兩個相依爲命,也熬過了這麽多年。

        反正在這一片地界,也沒有人有能力能危害得了它們兩個,日子過得還算是惬意。

        見到雲揚,兩大玄獸都是親熱之極。

        花紋蟒小花在雲揚身邊磨磨蹭蹭,嘶嘶嘶的吐著舌頭,一臉的不滿,在告狀。

        “您不在這段時間,一開始還好,有人知道這裏兩大獸王乃是雲尊大人的朋友,而且雲尊大人爲了黑金熊更是大開殺戒……也沒有人敢來冒犯;但從去年開始,一些武者就開始蠢蠢欲動,這段時間裏,不斷地有武者成群結隊的進來搜捕玄獸……”

        花紋蟒與黑金熊記著雲揚的囑咐,並不傷害人類,但,險些吃了大虧。若不是花紋蟒刀槍不入,鱗甲實在是結實,險些就被重型弓箭射成馬蜂窩!

        現在,這地界,已經重新恢複了原本的禁地風采。

        雲揚楞了一下。

        怎會如此?

        這不應該啊。

        雲揚給兩大玄獸留下了海量的修煉資源,在兩玄獸腦海中打入了功法,才依依不舍的告辭。

        “日後修煉有成,飛升來九尊殿!到時候提起我的名字,展示我的信物,便可暢通無阻。”

        看雲揚又要離去,兩大玄獸依依不舍,磨蹭在雲揚身邊,久久不願意離去。

        迷你的小熊和小蛇,在雲揚身上竄來竄去,貼著雲揚的臉,戀戀不舍;許久許久,才終于一步三回頭的回歸密林。

        “爲何不把它們直接帶走?”上官靈秀問道。

        “飛升之劫,對于它們來說,乃是最重要的一關。跟著我,直接入玄黃,它們會少了這一重曆練……”

        雲揚苦笑:“而且,這兩個小家夥,也不想跟著我就這麽走……剛才,哪怕是他們流露出這種意願,我也會直接帶走它們……但是它們沒有。”

        “它們乃是將我當做了朋友,並非是主人。這是截然不同的。”雲揚有些怅然:“他們是自由的,而它們最珍貴的,也是自由,我不想剝奪。”

        上官靈秀也歎了口氣。

        剛才兩大玄獸一步三回頭,雖然不舍,但是,還是堅決的回去了。這一點,她也看得出來。

        雖然不舍,但是它們有自己的追求。或許強行帶走,它們也沒辦法,但是但凡有選擇,它們還是想要在自己的地界,稱王稱霸……

        這是每一個玄獸王者的……自由。

        “去城裏!”

        走出森林的雲揚臉色陰沉:“我要看看,這個世界發生了什麽變化!”

        當時,雲揚爲了兩大玄獸屠戮無數,整個紫幽帝國誰不知道?就算當年兩國交戰,紫幽帝國的兵馬在經過密林邊緣的時候,也不敢進入。

        惹惱了雲尊,再一次回來怎麽辦?

        這才區區幾年過去,雲揚不相信,玉唐一統天下之後,居然會發生這麽大的變化。

        其實無需進入紫龍城。

        只是在城外。

        以雲揚兩人現在的神識,聽力,已經將滿城之中的所有聲音都聽的明明白白。

        “想不到九尊原來如此,呵呵,說穿了,也沒什麽大不了。”

        “不過是一群死士,僅此而已。不過,皇家的死士,與大戶人家的還是有所不同罷了。”

        “所有戰績,都是被誇大了……以震懾天下。原來如此,原來如此,玉唐帝國真是好手段。”

        “不得不說,這是一招妙棋。用九尊懾服天下,無形之中,各國就弱了一籌,更用九尊吸引天下注意力,而玉唐帝國暗地裏發展兵備,一戰而平天下……若不是天下一統,誰能知道,玉唐帝國皇家居然如此雄才大略!”

        “真是鬼斧神工!”

        “佩服佩服,用這麽輕易的手段,就將天下英雄玩弄于股掌之中,玉唐皇家,得此天下當之無愧!”

        “原來秋劍寒,冷刀吟這些人,也參與了這些事情……而且在其中作用不小……”

        “噤聲……若非如此,現在九尊教想要造反,被平之後,那些大佬豈能一個個的辭官?這可是平天下之功啊……若是沒有大罪,豈能就這麽一走了之?”

        “那是,這潑天的富貴,若是沒有緣由誰能舍得下!”

        “但我聽說,當時雲尊就在紫龍城外,揮手間千丈高的波瀾……”

        “嗤……你見過?”

        “……沒……沒見過。”

        “那不就得了,我也沒見過。嘿嘿,你問問,全城誰見過?”

        “這個……”

        “不過是誇大之詞罷了……”

        “九尊就是被你們這些無知盲從的愚夫愚婦,直接吹成了神祗。真是可笑……”

        “……”羞慚無地。

        “這件事情,牽扯大了去了!若是雲尊不造反,還能繼續當神,只可惜,太著急葬送大好前途啊……”

        “現在聖旨下來,全天下拆除九尊神廟,雲尊出來了麽?沒有吧?”

        “對啊,爲何沒出來?”

        “……呵呵呵……我估計啊,十之**,雲尊應該是被咔嚓了……要不然,多年心血毀于一旦,能不出來?”

        “不過是皇家不想宣布這個消息罷了……換做是你,你會暴露自己殺功臣麽?”

        “有理有理……”

        ……

        諸如此類,五花八門。

        雲尊造反,九尊不臣,不過工具,天下底定之後索要封賞,不滿足所得,于是怎麽怎麽……

        所有一切,都是有鼻子有眼睛。

        聽了半天,上官靈秀與雲揚的臉色都黑的如同鍋底一般。

        城內城外,百萬民衆,要麽在說別的事情,但是,只要在討論九尊的人,話語之中,對于九尊對于雲尊,沒有半句好話!

        “怎麽會如此?”上官靈秀眼睛驚訝的圓圓的:“這都是誰散播的?這紫幽帝國這邊的人,一個個是要找死不成?”

        雲揚沉吟著,露出一個沉沉的冷笑:“這……恐怕不是紫幽的事情。”

        “我們回天唐城。”

        雲揚臉色陰沉。

        只是紫龍城中的聲音,就讓雲揚了解了一個大概。

        皇帝殡天?

        玉乾坤繼位?

        上官將門歸隱?秋劍寒歸隱?冷刀吟歸隱?方擎天歸隱?鐵铮不辭而去?傅報國下落不明?

        這一切的一切,幾乎是天翻地覆!

        與雲揚所期待的,完全是南轅北轍!

        這,究竟是怎麽回事?

        還有,整個天下,所有九尊的神廟,全都拆毀了,雕像,全部砸了?民間傳說,也都是變成了這個樣子?

        這,這還是玉唐帝國嗎?

        發生了什麽事情,居然如此日月顛倒,乾坤倒懸?

        隨著一路回歸,距離玉唐越來越近,版本反而越來越多,罵聲也是越來越多。罵九尊狼子野心的,罵雲尊不知死活造反的,說雲尊居功自傲不服王法的;說雲尊如何的濫殺無辜的……

        林林總總,連雲揚都感覺,若只是聽這些流言的話,雲尊殺一百次都不足以解民憤!

        前方便是天唐城。

        不用進去,雲揚就聽到了一切。

        天唐城之中,這種輿論,更加是盈沸滔天。

        雲揚的臉色陰沉的如同要滴出水來。

        他不在乎自己的名聲是一回事。也沒有想要做個什麽萬世之師;但是,自己走的時候,整個天下的民衆還是恨不得聽到自己的名字就誇獎,看到自己的畫像就下拜……

        現在回來卻是老鼠過街人人喊打!這種差別待遇,雲揚也受不了了。

        還以爲自己一回來就能直接被供起來呢……一直在想著不能暴露身份,要隱姓埋名。要低調……

        現在可倒好。

        不能暴露身份那是絕對不能,因爲一旦暴露身份,恐怕滿大街的臭雞蛋爛菜葉子就扔過來了。

        “我在玉唐帝國……就混到這麽臭的地步了?”

        雲揚有些怒不可遏了。

        取出九天令,立即聯系水無音。

        但,聯系上了水無音之後,那邊虛弱的幾乎馬上就要斷氣的聲音,還有說出來的話,讓雲揚臉色大變,殺氣猛然間升騰起來。

        “你回來了?快……快去天玄崖,救雲王爺!快,快快!!”

        …………

  http://www.kerrivarner.com/book/10996/28114811.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kerrivarner.com。元尊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yuanzun8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