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尊小說網 > 大明春色 > 第一千零一十三章 漁人與尊嚴

第一千零一十三章 漁人與尊嚴

        次日下班的時候,高煦看到了妙錦的車。一輛深褐色的轎車,乍看有點和她的氣質不搭,很像是年輕人開著長輩的公車。

        車標是一頂梁冠,名字叫公爵。這家公司的産品、是比千裏雪的定位高的豪車,主要生産頂級的轎車、以及超級馬力的跑車。而另一家價格同級的豪車品牌、廠商在歐洲意大利,主營産品是高檔皮革,旗下的汽車關鍵部件也從大明進口,車廠品牌叫安曼尼塔。

        這時高煦才知道,那次妙錦來公司找他,交通方式就是自己開車來的。但她當時不想讓高煦看到,後來便坐動車回去了。現在事情已經說通,她也便無須再掩蓋。

        本來高煦的這輛千裏雪牌小銀馬,也算豪車品牌的汽車,不過在妙錦的公爵面前、就顯得有點活潑小巧了。

        高煦之前就在網上和妙錦溝通過,說下班後想談談。于是倆人在公司樓下見面後,各自驅車出了市區,來到了陽澄西湖的湖畔。

        停在湖邊人少的路旁,妙錦下車時,高煦見她的模樣,倒覺得氣質挺酷。

        她的長發披著,戴著一副墨鏡,嘴唇的口紅塗得很鮮豔,可能是爲了讓深青色的薄外套、看起來沒那麽呆板樸素。而深色外套,便反襯得她的皮膚非常白皙。再配上那輛深褐色的轎車座駕,她那年輕美豔的形象、有一種反差的美感。

        高煦就比較簡單了。他之前每天還穿正裝去上班,後來發現一些不負責接待工作的員工、穿得都很休閑,他最近也跟著隨意起來。

        他腳蹬一雙休閑皮鞋,穿著一條帆布褲,上身把外套一脫下了車、就只剩一件灰色套衫,手上戴著一塊黑色電子腕表。

        套衫的面料柔軟、略帶彈性,雖然不是緊身的,但這種合身的衣裳也很考驗男人的身材。若是稍微不注意鍛煉和飲食,讓肚子發福了,穿這種衣服就很難看;所以偏胖的男人一般都喜歡寬松一些的襯衣和運動風格。

        果然妙錦走過來,便伸手在他的腹部和胸膛上輕輕撫摸了一下,擡頭笑吟吟地看著他。

        現在高煦這身體的肌肉,比起當年世祖皇帝年輕的時候、實在是差遠了,胸肌和腹肌也不明顯,好在比例和線條還不錯,肌肉質量不太行、但賣相還可以。

        妙錦偏著頭左右打量著,把削蔥似的手放在秀氣的下巴、稍作思考的模樣,然後把自己的墨鏡取下來,踮起腳給高煦戴上,笑道:“不錯,有感覺。”

        高煦扶了一下墨鏡,隨口道:“光線好暗。”

        湖面起了一陣風,吹得妙錦長發飄起,她把手放進外套口袋裏,轉身面對著湖面,抿著小嘴用鼻子深吸了口氣。倆人靠在小銀馬旁邊,沉默了一小會兒。

        高煦沉吟片刻,終于開口道:“我想到了一條有機會翻身的路子。”

        妙錦沒有回應,又看了一會湖面,然後轉頭看著他、露出了一個勉強的笑容:“說說吧,我聽著呢。”

        “做影視。”高煦簡單地說道。妙錦道:“你懂那個行業嗎?”

        高煦道:“不太懂,但是我有不對稱的見識。如同當年做王爺的時候,有那個世界沒有的見識。”

        妙錦總算明白一些了:“高煦是說,記得第一世的那些電影,現在沒有出現的作品?”

        “對。”高煦點頭道,“大多印象模糊了,只有一些特別經典、特別喜歡的影視,我還記得。不過恰恰是能夠記住的這些東西,經得起觀衆的考驗。”

        他稍作停頓,又道:“眼下這些影視,都不是原來的東西。這也很正常,創作本來就是主觀之事,不可能在不同的世界、出現一樣的東西。”

        妙錦輕歎道:“難怪,昨晚我看見你在電腦上,到處搜索電影動畫。昨天你就想到了?”

        “嗯。”高煦沒有否認,並解釋道,“除此之外,我還沒想到有別的辦法。這個時代的科技、規則很複雜先進了,人才也很多,如果不走旁門左道,又沒有基礎,應該是不可能有進取的機會。就算努力拼搏出來了,耗費大半人生,又有什麽意義?”

        妙錦輕聲道:“就算很快成功了,又有什麽意義呢?我們並不缺生活開銷。”

        高煦一時間竟然答不上來,他好像確實也對金錢、沒有多大的欲|望,便隨口道:“等功成名就,咱們就退隱鬧市,自由自在地厮守生活,不再受其它事的煩擾。”

        妙錦微笑道:“聽說過富豪與漁民的故事嗎?”

        高煦不知她所指哪個故事,便搖了搖頭笑道:“以前都是我給別人講故事。”

        妙錦道:“那我給你講一個,很簡短。富豪看到一個漁民在海邊躺著,懶洋洋地曬太陽,便去教育他,這麽好的天氣爲什麽不出去多打些魚賣錢?漁民反問,要那麽多錢幹嘛?富豪說,有了錢就能像我一樣,自由自在、快樂悠閑的海灘散步曬太陽。漁民卻困惑地回答,我們倆現在不正在快樂地曬太陽嗎!”

        高煦哈哈笑道:“我好像聽過類似的故事。”

        他想說有關尊嚴地位之類的陳詞濫調,但覺得這樣的話有點“老氣橫秋”,便作罷了。

        高煦想了想只是歎了一口氣,隨口道:“這並不是什麽高尚的事。不過幸好在此沒有受害者,也沒有傷害任何人的利|益。眼下這光景,我若不走這樣的路子,還不如認清現實當條鹹魚。”

        他又道:“將來我也不要這個錢,到頭來,我們全部捐給有利于社會的項目便是了。如此也算是功過相抵,沒把自己搞得太不堪。”

        妙錦伸手握住他的手掌,好言道:“不過,比起四百年前、改革大明朝的宏偉事業,恐怕高煦已無法給這個世界帶來太大的福澤。”

        高煦點頭道:“既沒有更大的見識,我也累了。當初確實耗盡了一生的熱情與精力,就算能再來一遍,我可能也有點幹不動了。如今想做點事,只是爲了自己,自利而已。等成了點氣候,咱們可以找職業經理人,當甩手掌櫃,應該花不了太長時間。”

        他看著妙錦,笑道:“說來也奇怪,還有嫌錢多的女人。”

        妙錦自嘲地笑了一聲。

        倆人看著湖上的風景,有一艘仿古的遊船正在遠處遊弋。此時此刻,若不回頭看金屬光澤的汽車,湖上的景色仿佛與幾百年前沒甚麽區別。

        良久後,妙錦的聲音道:“家父名下控股有兩家相關的公司,一家做動畫的、一家是制片廠,但家父接手後長期處于虧損狀態,屬于失敗投資。最近長兄好像正在尋找融資,想以轉讓股權的方式脫手。”

        高煦認真地聽著。

        妙錦轉頭看著他:“你前期可以借助一下這個平台,畢竟你對影視行業懂得不多,先得有點渠道。”

        高煦道:“有道理,這是個好辦法,省了不少時間。”他接著問道,“你不是……不想我折騰,還願意幫我?”

        妙錦玩笑道:“誰叫你是皇帝?我最多抱怨兩句,最後還不得由著你。”不過很快她就一副無奈的神情,“沒辦法,你這人,必定不願意服軟。在古代幾十年,高煦也沒少受影響,我也懂。”

        她說得也不全對,因爲她了解的高煦、起初就是王,後來稱帝了他根本沒必要服軟。要是在很早很早以前的第一世,他回憶起來,簡直已經服到了塵埃裏。能屈能伸他是沒問題的,不過處境變好,沒必要屈服罷了。

        高煦伸手摟住她的削肩,繼續看著湖面,一副若有所思的樣子。

        雖有旁門左道,但是高煦對這個社會、相關行業的知識很少,挑戰和壓力仍然很大。世上之人、開了外挂還失敗的,也不是沒有。

        妙錦不知道想到了什麽,忽然一把摟住高煦的腰,十分用力,還發出一聲撒|嬌的聲音。

        “怕我跑了?”高煦玩笑道。

        妙錦點了點頭。

        高煦道:“當年我做了皇帝也沒跑,放心吧。”

        妙錦歎道:“你現在還沒完全了解這裏,這個世界誘|惑很大。”

        高煦淡然道:“沒有接觸,但能想象到。大明的商業如此繁榮,男女之事應該早就放開了。不是有一句話,如果世上沒有女人,那麽金錢就失去了大部分意義。資本世界,必然要窮盡一切辦法釋放消費欲|望。”

        妙錦擡頭道:“你還是原來那樣,總有歪理。”

        “道理。”高煦笑著糾正道。

        高煦長身而立,站在湖畔的風中思考著一些事。但不管怎麽想象將來的成就,他稍微深思,就能感覺到自己的野心已經消磨,曾經的深遠氣象已然跌落,資本哪能與千秋霸業的理想相提並論?又有什麽好躊躇滿志的?

        也許凡人,終究只是渺小的塵埃?

        他翹首迎風,長長地歎息了一聲。

        不知何時,妙錦正呆呆地凝視著他。不知是他的神情回到了從前,還是她的眼神仿若往昔。

  http://www.kerrivarner.com/book/123/30340157.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kerrivarner.com。元尊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yuanzun888.com
X-POWER-BY FNC V0.5.2 FROM ZZ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