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尊小說網 > 道門法則 > 第二百七十六章 俊鳥(爲落葉聽風啊百萬盟補更之七)

第二百七十六章 俊鳥(爲落葉聽風啊百萬盟補更之七)

        趙然忍不住計算,自己已經在梅花易數上耗費了將近十五年了,如果再算上這三十年,也就意味著,自己只能再活二十年左右。

        這二十年中,自己必須破境,達到煉師,便可延壽二十年,然後繼續用二十年完成破境,到達大煉師境,接著是入虛。一步一步,行不得半點差錯,有哪一關耽擱了,立馬就得身死道消。

        三十年壽元,彈指間灰飛煙滅麽?趙然暫時打消了這個念頭。

        他忽然靈機一動,點在吉上,這一次,大禁術傳來信息:折壽一甲子!

        這是要讓自己直接嗝屁的意思啊。趙然苦笑著放棄了,既沒有選吉,也沒有選凶。

        通過這次對比測試,他也明確了兩點:其一,邵元節的吉,對他趙然來說肯定不是什麽好事;其二,邵元節想要吉,難度比凶更大,也就意味著邵元節凶多吉少。

        這麽一琢磨,趙然就安心了許多,邵元節想要成事,看樣子沒那麽容易,暫時觀察一下,不用急著把三十年壽元砸進去。

        因爲直到此刻,他也沒有完全證實,讓邵元節面臨凶境,會凶到什麽程度,值不值三十年壽元。

        重新回國頭來審視兩條卦象:

        行走薄冰;

        俊鳥出籠。

        趙然翻來覆去想了很久也沒有得到如“雞生狗死”那樣的明確指引,但他知道,且不管第一條有沒有用,第二條必然有用。于是幹脆不想了,他望向房梁下吊著的太後,他需要盡快做出抉擇,“吃”還是“不吃”。

        這種重大決策,大禁術第五層優選打法適時出現,趙然點點豆豆,手指停在了“吃”的選項上。

        之前使用過了那麽多次優選大法,趙然現在對這門道術很有信心,他坐在榻上,默默望著眼前的太後屍體,在心裏仔細盤算起“吃”完之後的應對方案來。

        如果邵元節當真過來找自己,自己應該怎麽辦?想來想去,他都想不出妥善的解決之道,唯一的辦法,就是打時間差。

        在吞噬了太後的“鬥姆元君索”後,利用邵元節找到自己的這段時間差,能夠做什麽?

        其一,如果當真能夠立刻合道,那就趕往太廟,與老師和師娘一道,合力破陣。

        其二,如果不能合道——大概率恐怕如此,自己是不是立刻叫上老師和師娘,一起躲到洪澤湖去?洪澤之主和自己師門相當于親家關系,和這老鯉魚聯手,以法陣相護持,能不能守得住?

        當然,最關鍵的是,從自己吃下“鬥姆元君索”算起,邵元節會給自己留出多少時間來准備。時間長有時間長的應對之法,時間短有時間段的應變之道,這些都得提前有所規劃。

        看了看窗外已經開始發白的天色,趙然將太後從梁上放了下來,將她橫置于床榻內側,蓋上被子,然後取出紙筆,開始做起了應急預案......

        許雲璈站在孤山東側的懸崖邊,望著正在升起的日頭,輕輕向武陽鍾道了一句:“天亮了。”

        武陽鍾點了點頭,望向身後的卓雲峰和東方禮,除了他們兩位骨幹,他的身後再無三清閣的其余修士,另一位坐堂真人喻道純那邊也同樣如此。三清閣的人不能過多抛頭露面,所以這次將由東極閣的人手作爲配合的主力。

        李鈞陽和趙松陽兩位東極閣的坐堂真師身後,則聚集了近百位修士,他們幾乎將東極閣的所有力量都搬來了。中原腹心之地出了那麽大的事情,甭管是不是大天師所爲,都在他們的當管範圍。

        除了東極閣外,雷霄閣兩位坐堂真師也各自召集了一批人手,杜陽鴻就近從本省浙江招來五六十位擅長鬥法的修士,許雲璈則從湖廣、福建找來三十多個曾經去邊軍上過陣的鬥戰修士。

        赤紅大陣的籠罩範圍太大,包含了南直隸近十府之地,內中又情形不明,三天期限一到,有這兩百位修士進場執法,或能維持住地方不亂。至于破陣,主要還是入虛修士們考慮的問題。

        器符閣楊雲夢真人也帶了幾位閣中煉器煉符的高手過來,他們帶來了三口大箱子,箱子裏裝的是國戰之時所用的大型法器部件,可以現場組裝三部雷公霹雳渾天儀,專門用于攻破大陣所用。

        寶經閣這邊,東方明也取了幾件道門珍藏的法寶,破陣時可以起到很好的輔助效果。

        現在就等著時辰了,按照真師堂這三天商議的破陣之法,將從三條邊同時動手,先以雷公霹雳渾天儀引發大陣三條邊界的同時震動,真師們再選定的關鍵節點處施法,加劇大陣的震顫,任其自行崩塌。

        三位合道一起出手,再加上真師堂十位煉虛,破陣的過程,預計會在一天到三天之間。

        但直到現在。真師堂依舊沒有商議出應該如何追究邵元節罪責的方案,最後只能同意,一切以破陣之後的陣內情形來決定。

        在場的合道大修士已經聚集了六位,但選定破陣的,是張雲意、王常宇、風大真人,端木大天師和潘元君負責攔住焦元君,務必令其不能幹擾破陣。

        焦元君萬分焦慮的盯著大陣的方向,又時不時回頭看一眼孤山上越聚越多的修士,心中默默祈願,希望邵元節平安無事,一切順遂。

        端木大天師則尋了個僻靜的角落,親自指點孫兒端木夏令修行上的疑惑。端木夏令很多問題都不太明白,惹得旁邊的蓉娘幹著急。

        端木大天師卻笑呵呵的頗有耐心,還對蓉娘道:“你這二哥性子慢一些,但勝在課業紮實,潛力不低,你著急做什麽?”

        蓉娘道:“人家樓觀一門師兄弟四人,已經三個大法師了,剩下的一個也金丹多年。反觀咱們家,只有大兄一個大法師,二兄一點都不努力,到現在還在金丹境上,幼弟就更別提了,還要再過三年才能知道留不留在本山。”

        端木大天師笑了:“你也抓緊啊。”

        蓉娘道:“孫兒已經結丹五年,很快了好不好!要不是這次建四季錢莊的分鋪,我去年底就閉關了,肯定不會被那個家夥甩到後邊!”

        閉目趺坐中的端木夏令睜開眼問:“還差多少州府沒建成?”

        蓉娘沖他一瞪眼:“專心修煉,管那麽多閑事!你就是修行不專心,否則怎麽會給咱們家拖後腿?還跑去打修行球,要不是運氣好,你這次也要被鎖在這大陣裏!”

        夏令嘀咕道:“那我也比張騰明強。”

        蓉娘恨鐵不成鋼:“你就這點出息!跟張騰明比?”

        夏令道:“那我還能跟趙致然比?”

  http://www.kerrivarner.com/book/14226/27845529.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kerrivarner.com。元尊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yuanzun8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