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尊小說網 > 經濟大清 > 第五百五十一章 全聚德的命運(上)

第五百五十一章 全聚德的命運(上)

        辭櫃及舊時辭職。

        大清商品經濟不發達,就業機會也少,能得到一個職位相當不易,很少有人主動辭櫃的,人員流動一般都是東家或者掌櫃的直接辭退造成的。

        故而楊亭之聽到有人要辭櫃,略感詫異。

        他打量了一下那廚子,年假大約三十上下,中人長相,因常年混迹廚房,體型微胖,此時因主動說出辭櫃正有些局促不安,見到楊亭之看來的目光,邊忙低下頭,不敢對視。

        這人叫賈候,是個做揚州菜的廚子,在這個圈子裏也算有些名氣,只是放在大廚雲集的全聚德廚房中,就有些顯得不夠看了。

        楊亭之和顔悅色的道“怎麽?做的不順心嗎?”

        那廚子急了,馬上擺手道“沒!沒!掌櫃的待我極好,諸位師傅對我也好……只是……”

        那人支支吾吾,楊亭之也不強求,擺手道“罷了,賈師傅不願說也不必勉,只是賈師傅廚藝精湛,就這麽離開,對全聚德也是一大損失,不再權衡一二了嗎?”

        全聚德家大業大,多一個廚子少一個廚子,都沒什麽大礙,只是一來楊亭之不想讓其他人覺得他刻薄寡恩,二來現在正是非常之際,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果然,賈候聽到這話,感動的臉色通紅,憋了半晌道“謝掌櫃的厚愛,我實話說了吧,都怪我鬼迷心竅,一日酒後,竟在巷子中輕薄了一個大戶的侄女,現在那戶人家正四處找我,揚州城我是待不下去了,還是先回老家躲躲……”

        此時楊清和歎道“叫你平日不要多飲,你偏不聽,沒想到盡惹出此等禍事,耽誤了自己的前程!哎!”

        楊亭之雖覺得事有蹊跷,但當著衆廚子的面,也不好細細詢問,便道“這樣吧,我准你三個月假,回家一趟看看,三個月後若想回來,全聚德依然歡迎。”

        “謝掌櫃的!”賈候感動萬分,雙膝一軟就跪了下來。

        楊亭之將他攙起道“去和賬房結算工錢吧。”

        賈候千恩萬謝的走了,目睹了這一幕的衆廚子們臉上神色都有些古怪。

        “掌櫃的,不瞞您說,我可能也要辭櫃了……”又有人道。

        “掌櫃的,我家給我說了個親事,這就要回家成親了,也要辭櫃了……”又一個魯菜廚子道。

        “掌櫃的,對不住,我找到個別的酒家,恐怕這邊也做不長了……”

        廚子們頓時七嘴八舌的說道。

        一時間要辭櫃的廚子竟有十余人之多。

        盡管這些人在全聚德都是做普通廚子的活,但放在別處也都是廚藝精湛的大師傅,驟然少了十余人,全聚德這每晚十桌菜,恐怕就難以爲繼了。

        楊亭之頓覺頭大如鬥。

        冥冥中,他感到有一張編織了許久的大網,開始收緊了。

        楊亭之找了個借口,先將要辭櫃的廚子搪塞了過去,狼狽的出了廚房的大門。

        揚州菜大師楊清和望著楊亭之的背影,眼中滿是愧疚,欲言又止。

        剛回道全聚德,還沒等坐下,身後又有人氣喘籲籲的道“掌櫃的,小的去胡府看了,沒想到一夜間胡府采辦、看門的下人全換了,小的根本打不上話,聽那些下人閑聊說,昨天夜裏胡掌櫃打……打斷了十幾個下人的腿……”

        說話的正是之前與王二接頭的夥計,楊亭之叫他撤回胡府內其余的眼線,沒想到卻知道了這麽個結果。

        按大清律,就算是府中的仆役,也不得隨意處置,如果任意殘害,哪怕是隨意打了頓板子,都要被問罪的,畢竟對封建統治者來說,就算是奴仆也是重要的生産力,不可隨意損毀。

        可惜大清吏制,在銀子面前,大清律屁都不算。

        只要不鬧出人命,沒人在乎奴仆的腿是自己摔斷的,還是被人打斷的。

        那夥計說完,許是想到了那些人即將面臨的悲慘命運,顫抖的道“掌櫃的,我們該怎麽辦?”

        楊亭之此時心亂如麻,此時他心中已經確定,這一切都是胡掌櫃的陰謀。

        王二這個眼線許是一開始就被發現了,胡掌櫃將計就計,利用王二傳遞信息來蒙蔽他。

        可笑,這麽久一來他竟一直以爲合慶樓已經是甕中之鼈,殊不知自己才是那咬鈎的魚。

        “掌櫃的,合慶樓胡掌櫃來了。”門外有個夥計慌張的道。

        “哈哈哈……我胡某不請自來,楊掌櫃不會怪罪吧?”門外響起一陣爽朗的笑聲。

        接著一個癡肥身影走了進來,正是合慶樓胡掌櫃,這個胖子此時已一掃之前的頹唐,顯得榮光滿面,走進來後徑直找了個位置坐下,對還站著的楊亭之道“楊掌櫃,別客氣,隨意坐吧。”

        全聚德的夥計怒道“這是全聚德,我們楊掌櫃才是主人?”

        “很快便不是了。”胡掌櫃冷哼一聲道,他自己給自己倒了杯茶,美美的滋了一口,接著盛氣淩人的道“一個月前,楊掌櫃曾大放豪言,請我胡某來開揚州,今日我楊某不僅沒走,還要將這話反贈楊掌櫃。”

        胡掌櫃說完,拍了拍手,門外有夥計擡了兩個箱子進來。

        “聽聞楊掌櫃愛梨,胡某特意派人去南方買了兩箱。”胡掌櫃接著對夥計道,“打開,給楊掌櫃看看。”

        梨子秋季成熟,現在不過初夏,根本不到時節。

        那夥計將箱子打開,裏面果然是一堆又青又小的梨子,這種梨海未成熟,要下去又酸又澀,根本吃不得。

        “夏梨青澀,一如楊掌櫃。”胡掌櫃陰損的道。

        楊亭之鐵青著臉道“姓胡的,你欺人太甚!今日這個跟頭,我楊亭之認了,但只要全聚德一天不倒,合慶樓便永無甯日。”

        “哦?”胡掌櫃表情戲谑,身子前仰,盯著楊亭之的道,“楊亭之真是一語成谶,依我看全聚德今日便要倒了。”

        楊亭之怒極反笑“笑話!你以爲用卑劣的手段處置幾個眼線,嚇跑我幾個廚子,便能讓全聚德館長倒閉嗎?”

        聞言,胡掌櫃嘴角勾起,兩個眼睛眯成一條縫,滿臉肥褶,膩笑著道“看來楊清和那老家夥還沒跟你說過啊。”

        。

  http://www.kerrivarner.com/book/15318/28122464.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kerrivarner.com。元尊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yuanzun8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