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尊小說網 > 龍擡頭 > 1563 血染的劍神

1563 血染的劍神

        劍神其實也傷了些,畢竟之前在甯家宅院裏一場大戰,先是被小乖咬了一口,又和太陽部落的人纏鬥,後來又在景山底下大戰隱殺組,上山以後遭遇飛龍特種大隊和龍虎商會……

        這麽一番車輪戰下來,劍神一樣有些吃力,身形有些疲憊,走路一瘸一拐,但他還是最大的贏家,喘著粗氣一步步朝佩蒂走去。

        被綁在樹上的春少爺眉開眼笑:“不錯不錯,看在你這麽賣力的份上,我就原諒你當年做過的龌龊事吧。”

        劍神並不搭理春少爺,仍舊往上走著。

        春少爺繼續說道:“得虧張龍死了,否則他知道自己不是南王親生的,也不是紅花娘娘親生的,得有多難過啊!”

        我躺在地上,心想我才沒有這麽脆弱,南王和紅花娘娘不是我親爸親媽又怎麽樣,他們就和我的親爸親媽一樣!老話說得多好:生恩沒有養恩大。

        劍神顯然不想搭理這茬,仍舊沒有理會春少爺。

        其他人倒是大吃一驚,他們還是頭一回知道這事,以前的我嘴巴很嚴,除了程依依外,誰都沒有說過,也就那麽幾個人知道內情。

        二叔都吃驚地擡起頭來,沖著紅花娘娘問道:“嫂子,怎麽回事?”

        紅花娘娘這時候也不糾結稱呼的問題了,吃力地說:“沒什麽大問題,師父以前調包了我和南王的孩子……但這都無所謂,張龍就是我親兒子!”

        二叔聽後先是一愣,隨即明白了所有事,狠狠往地上捶了一下,罵道:“劍神,你真不是東西,你知道你把他們一家害得有多慘嗎?南王和紅花娘娘也就算了,難受歸難受,好歹也是成年人,可張龍招誰惹誰了,當時他才是個十二歲的孩子啊!”

        說著說著,二叔的眼都紅了,引得大家紛紛看過去,就連我都不知道他爲何這麽激動。

        二叔繼續沖著劍神的背影罵道:“當初你把南王擄上山,知道我當時才多大嗎,八歲!對,我是在孤兒院,可我就這一個哥哥!當天晚上我就離家出走,四處去找我哥,知道我吃了多少苦、受了多少罪嗎?沒有人比我更了解一個失去親人的孩子有多痛苦!”

        說著說著,二叔更加激動起來:“張龍早早就沒了爸媽,但這孩子特別堅強,從來不叫苦、不叫累,那時候我津貼也不多,全寄給他都不夠生活的,一個十二歲的孩子啊,受了多少罪你知道嗎?!現在,張龍直接死了,如果他當初沒有被調包的話,何至于有今天這樣的下場,你就是個惡魔、混蛋!”

        二叔沖劍神的背影咆哮著,劍神仍舊置之不理,一步不停地往前走著。

        確實,如果我沒有被調包,那我就是在菜市場裏炸油條的,真正的張龍則會跟著南王、紅花娘娘幸福地生活下去,根本不會有今天所發生的任何事情。

        身受重傷的二叔,竟然搖搖晃晃地站起來,雙拳再次隱隱發出紅光,甚至有氤氲的蒸汽升騰而出。

        “老子……老子要弄死你!”二叔面目猙獰,目露凶光!

        “火拳,不要啊!”

        “火拳,別!”

        木頭、金槍等人紛紛勸他,大家都知道他不是劍神的對手,劍神沒下殺手已經夠意思了,如果再沖上去怕是命都保不住了。

        就連我都急得不行,恨不得立刻沖到二叔身邊,告訴他說我還沒死,讓他不要激動。

        而且小時候的經曆,我也沒有埋怨過誰,再苦、再累不也熬過來了?

        我覺得我很幸福啊,有南王疼、有紅花娘娘寵,還有二叔無微不至的關懷,親生不親生的也就無所謂了吧。

        “你他媽的給我站住!”

        二叔又咆哮了一句,搖搖晃晃地朝著劍神撲了上去,似乎要把劍神撕成碎片,可他站都站不穩了,還怎麽打?

        我都快急死了,春少爺那王八蛋還起哄和架秧子,嬉笑著說:“劍神,張龍他二叔找上來了,不是你死就是他亡,你可怎麽辦啊!你不殺了他,他就要殺了你呢!”

        現場這麽多人,除了紅花娘娘,春少爺誰都不心疼,巴不得劍神將我們都殺了。

        尤其是五行兄弟,當年沒少禍害殺手門。

        面對沖過來的二叔,劍神沒有再無動于衷,而是默默拔出了劍,轉過身來,准備迎戰二叔。

        “師父,不要……”紅花娘娘有氣無力地說著。

        我也要急死了,剛想大喊一聲二叔,突然有人攔在了二叔身前。

        “你歇歇吧,交給我們。”

        是個又高又帥的男青年,也就三十來歲的樣子。

        烏幹達!

        我似乎意料到了什麽,猛地回頭去看,就見麥淵、小野、莫桑等幾十個野人,正陰沉沉、冷冰冰地盯著劍神,有的手裏拿著棍,有的手裏拿著刀,還有人手裏拿著弓箭。

        太陽部落的人來了!

        原來劍神是要迎戰他們,不是迎戰二叔。

        二叔當然一臉迷茫,他可不認識什麽烏幹達。

        烏幹達說:“沒事,交給我們吧,我們也是龍虎商會的朋友。”

        接著,烏幹達又沖紅花娘娘和我們這邊說道:“不好意思,因爲路況不熟,來得晚了一些……”

        確實,烏幹達他們一群野人,哪裏知道天城的路啊,就算麥淵曾是外面的人,從來沒有到過天城,最終能找過來就不錯了,不敢奢求他們能夠及時趕到。

        聽到這樣的話,二叔松了口氣,指著劍神說道:“我想讓那個家夥死。”

        “還是別了。”烏幹達說:“他是杜鵑的師父,打他一頓出出氣就可以。”

        二叔想了想,點點頭說:“可以。”

        這才退到一邊去了。

        一衆野人慢慢朝著劍神走去。

        劍神撩起長劍,已經做出迎戰的准備來。

        之前在甯家大院,他們就已經交過手,劍神因此還負了點傷,知道這些野人的實力,並不敢掉以輕心。

        春少爺都有點緊張地說:“劍神,你一個人對付他們很難,快來放了我們!”

        但劍神並沒有這麽做,仍舊一人一劍面對野人大軍。

        春少爺著急地說:“薩姆見了他們都要跑的,你就別逞強了,別爲了那點面子,把佩蒂都給丟了!”

        確實,當初薩姆騷擾太陽部落,也只敢偷偷摸摸挑落單的下手,一旦太陽部落的人集體出來,薩姆必跑無疑。打不打得過另說,起碼薩姆知道害怕,知道對付這些人很困難。

        但劍神還是無動于衷,面容冷漠地看著這些野人。

        “你會後悔的,你會後悔的!”春少爺急得直跳腳。

        當然,他被綁著,跳不起來。

        烏幹達慢慢走近了劍神,衆多野人也把劍神團團包圍住了。

        “咱們之前還沒分出勝負。”烏幹達說。

        “是的。”劍神答道。

        “現在應該沒有人打擾了。”

        “是的。”

        “那就來戰個痛快吧。”

        “好的。”

        雙方之間沒有任何廢話,當即開戰!

        劍神撩起長劍直沖野人,一時間劍光四射,晃得人幾乎睜不開眼。幾十個野人也一哄而上,基本是以劍神、麥淵,以及幾個長老爲主,其他人則在一邊打輔助,更外圍還有射箭的人,招招直逼劍神。

        其實這並不是太陽部落的所有力量,大概出來了一半人吧,畢竟部落也得有人守著,否則回去之後被野獸端了咋辦?

        但就是這幾十個人,也足夠劍神受得了。

        更何況,劍神本就有傷,一只腳還行動不便。

        這是一場極其慘烈的戰鬥,“叮叮當當”“咣咣锵锵”的聲音不斷響起,看得出來劍神使出了自己全部的實力,他不止是用劍,偶爾還摻和著金剛拳和暗器,“砰砰砰”的聲音響起,總有人飛出去,“飕飕飕”的聲音傳來,也總有人倒下。

        當然,劍神身上的傷也在不斷增多,慢慢變得傷痕累累、血迹斑斑。

        這世界上沒有無敵的人,如果有,那一定是對手還不夠多。

        單單是車輪戰,就足夠耗掉一個強者所有的精力。

        漸漸的,野人都倒了下去,劍神身上也遍布血痕,幾乎成了一個血鑄的人。

        “砰”的一聲,最後一個野人倒了下去。

        只有劍神還站著了。

        現場一片寂靜,偶有微風吹來,撩起劍神染了血的白發。

        大家都被劍神給嚇傻了,世上竟真有這麽強的人啊!

        劍神手持染血的劍,呼哧呼哧地喘著氣,看得出來他也很不好受。

        最終,劍神的雙腿一彎,“噗通”一聲栽倒在地。

        “師父!”紅花娘娘忍不住大喊了聲。

        劍神終于還是倒下了。

        但,相比其他人的無力動彈,劍神還是非常強的,他慢慢地朝著佩蒂爬去,鮮血在他身後擦出一道痕迹。慢慢的,他爬到了佩蒂身前,吃力地舉起劍來在佩蒂身上一挑,粗大的麻繩便切開了。

        “沒事了……”劍神喘著粗氣說道:“我……我這就帶你回家……”

        佩蒂慢慢站了起來,看了看四周一片倒地的人,摸了一下自己的鼻子,歎著氣說:“你怎麽不把他們全殺了呢?”

  http://www.kerrivarner.com/book/16721/28122136.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kerrivarner.com。元尊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yuanzun8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