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尊小說網 > 奪取基因 > 第一千六百三十章 疑似故人,驚現礦脈

第一千六百三十章 疑似故人,驚現礦脈

        河中,河兩岸,也是經常有混沌主沖殺過來的。

        展飛操控的傀儡,將祂們一一擊殺了。

        不過,有些河段,混沌當中的汙濁氣息特別嚴重,負面精神意志與各種紊亂扭曲的波動,特別多。

        展飛研究了一下,也看不出什麽名堂來。只發現周邊的混沌主也都不樂意朝這些汙濁氣息特別多的河段彙聚。

        一直前進,展飛控制的傀儡,不斷更換。

        時而將祂們就埋在河岸邊或稍遠一些的區域,然後繼續前進。

        很多時侯,不需要走入混沌河中,在混沌河岸旁邊行走就可以了。

        就是遇到河段分岔的時侯,比較麻煩一些。

        但幸好,這些河段,情況類似于“血管”,而與自然世界星球表面的河流不同。流動的河水,很可能是來自于同一個源頭的,就算中間有分岔,最終還會是會彙到一起。

        只朝著河水較多的河段逆流而上,就不用擔心會走錯路。

        只是,有時侯,河岸兩邊突然變成混沌虛空,那是河道貫穿了平行空間,從這一個世界穿越到另一個平行世界,必須走入河道中,逆河水而上。

        展飛有幾次差點走錯了,因爲,在河岸邊一直走著,看起來還是逆流而上,但突然間,沒有逆流之路了,四周全部是順流。

        這意味著,河中,可能隱藏著一個空間洞,河水是從中流出。

        還有時侯,河流的空間入口明明在下方河段,但再往上一些會有幻境,給人一種河水還從上面流下來的幻覺。

        還有一些河段,時空通道口藏在河中間,附近又有時空通道口,形成一個循環死結,河面上的混沌液一時左一時右一時前一時後,流向不斷變幻。

        必須深入河水之中,甚至鑽入大河之地,探尋,才能發現。

        還有一些時侯,走著走著,卻發現上遊的河水居然變得很少了。

        這很稀奇,自然界的水,下遊的水是比上遊的豐富,因爲有多個源頭的河流彙聚,再滾滾向海。但在生靈體內世界之中,除非有幾個心髒,否則,河流的水都是越往上遊越多,越往下遊越少。

        一旦出現上遊的水比下遊的水還多,就得考慮是不是走錯路了。比如……藏著地下水。

        前面一條河道,有可能是假的。真正的河道是在地底下,必須鑽下去,從地下逆流而上,才能找到路。

        河流不僅會穿越時空,還會有時空屏障滲透,展飛發現過,一些河道,必須是混沌才可以穿過,混沌主及其它生靈無法穿過,有無形的屏障。他出手強行打通,才能順利走過去。

        這些看起來麻煩,但實際上,還算是比較輕松的。

        有幾次,展飛遇到了一處懸崖。

        三百萬公裏之高的懸崖。

        上面大概有十三億五千萬個很細小的孔洞,不斷流出混沌來。

        十三億五千萬條混沌流,在山崖底下彙聚,形成巨大的混沌河。

        展飛的身形,還有他的傀儡手下,根本鑽不過那些細小的孔洞。

        神念延伸,或創造一些細小的魚逆流而上,卻發現那孔洞延伸出去數百公裏,分散成非常之龐大的網,但還沒有看到上遊較大的河床。

        爬到懸崖之上,一直往前,前行了數千萬公裏,才發現前方就是虛空,出手打穿虛空屏障會到另一個空間。但這個空間與地底下的河道通往的空間不同。

        展飛可以肯定,地底下面一條條細流,通往著一個個不同的時空。

        “心態都快要炸了。”展飛無數。

        不知多少條河道,從不同的時空湧來。

        比方說,這裏有一條非常細小的河道,裏面的混沌液,其實是在懸崖後面的巨大河流再往下八千七百公裏的地下,那裏有一個隨機變化方位的空間洞口,河水注入其中,然後再穿梭到這懸崖壁裏面,再往下流。

        這還算好的,許多細流通往不同的時空位置,上遊處于不同的平行時空位面上方,甚至會偶爾逆轉接到這條龐大河流的下遊。如果找不到正確的路,一直逆流,會不斷地傳送到後方下遊,再繼續重複之前的路。

        這裏,根本不是上遊比下遊的河水多的情況。

        分成十億多條細流,展飛找了幾次找不到,真的要抓狂了。

        幸好,有如月在。

        讓如月幫忙推算一下,才找到正確的路。

        否則,展飛有可能必須另換一條大河再逆流,那花費的時間就會變得更多了。畢竟,另一條河道,未必不會出現無限循環的情況。

        一直前行,有時侯在大河裏面走著走著,居然還會遇到莫明其妙的時空隨機傳送。

        這裏的河水有古怪,混沌之氣有時侯會隨機分解,變成空間法則、時間法則、光明法則、黑暗法則、雷、水、風、音、生命、死亡……等等多種不同的法則之力。

        各種法則之力有多有少,比例是不固定的。

        在這些法則之力的影響之下,不小心就會被傳送走,混沌主也擋不住。而這種傳送沒有超脫之力,激發不了展飛身上的傀儡的超脫之力。而傀儡又不可能一直釋放超脫之力的波動。

        同樣,還是依靠如月的推算,才保證沒有迷路。

        歲月如梭……

        沿河逆流而行的時光裏,展飛不知更換了多少次傀儡,傀儡擊殺了不知多少攔路的混沌主。收獲的超脫神器碎片也越來越多了。

        這一天,展飛在河中,看到河岸遠方,隱隱有一道熟悉的身影。

        但一閃即逝。

        “是錯覺嗎?”

        又過得幾天,展飛來到一條寬度超過八百萬公裏的超級混沌大河,可以肯定,這是肝藏世界的主血管了。很多世界的海洋都沒這麽寬大,許多世界的凡人星球都沒有這條河大。

        知道走的路是正確了。然而,他卻在河中,隱約看到一道身影,踏著河面的混沌液,順流直下。

        “冥河老祖!!!”

        展飛心中微動,叫出那個名字。

        那道身影轉過頭來,朝展飛看了一眼,然後,迅速變淡,消失了。

        “這……空間傳送?不對,倒更像是海市蜃樓。但海市蜃樓能聽到我的聲音嗎?神念所傳之音。

        “而且,冥河老祖……當初我還沒脫離神源宇宙之時,就怼過多次了,甚至還擊殺過不止一次……難不成,那冥河老祖還有更強大的‘本體’?當初所遇的只是化身嗎?”

        展飛記得,自己之前所遇的雅典娜之類的神祗,就不是本體。本體是遠離神源宇宙之外的。有一些能找到,但有一些,至今都不清楚在何方。

        “難不成,祂們當初意外傳送而離開了宇宙海?”

        曾經就有一些與展飛戰鬥過,離開神源宇宙之後,橫渡苦海,而後不知去向……曾經懷疑祂們是否被混沌苦海吞噬而死亡。但也有消息說祂們是被傳送出域外。

        包括女娲本體。女娲是到了域外,但那所謂的域外,現在清楚了,也仍是宇宙海的範圍,只不過是宇宙海的“禁區”之外的區域而已。以前生活的宇宙海,只是禁區。

        但是,那片區域,也被宇宙海禁區吸收吞噬了。現在再吸收混沌,宇宙海變異,變大,擴張了許多。

        “所以,當初,可能有一些故人,是真的隨機傳送到宇宙海之外?進入龐然大物的其它區域?包括這個肝髒世界?”

        展飛疑惑,但找不到那冥河老祖的身影,只能繼續沿河而上。

        因爲擔心迷失——河中有一些空間通道,這裏的河,比許多星球的大海還大,有各種暗流,流向不同。所以展飛橫行接近岸邊,再沿岸而上。

        他還看到了另一位熟悉的故人。

        “燭龍?”

        確定是燭龍,跟神源宇宙當中以前接觸過的那位混元聖境的燭龍一致。意識核心的波動有極大的變化,但本源是幾乎一致的。

        “同一人嗎?”

        展飛嘗試跟祂交流,但這個燭龍已經迷失了,只會瘋狂吸收吞噬周圍的混沌。祂不敢吞噬河水,會吞噬河上之霧,會攻擊周圍的其它混沌主,甚至攻擊展飛控制的傀儡。

        估計是在這個世界有大機緣,所以實力不弱,擁有數十億宇之力。

        提升的速度很恐怖,但這個世界的時間流逝與外界未必一致。而且吞噬起來很簡單,這點提升速度似乎也合理,就是代價太大,完全迷失了,連自己是誰,本心是什麽,估計都不清楚了。要淨化,難度非常之大,除非混沌主出手,還需要不短的時間才行。

        展飛沒有搜奪祂的記憶,因爲這樣也會有大量的帶有汙染性質的精神碎片湧進來,麻煩。

        而且,就算確定這是故人,也沒有什麽用。

        所以,沒多逗留又往上走。

        期間,他甚至還遇到了一位長得極像帝俊的混沌主,這帝俊的實力比起之前的燭龍弱了大截,只有數千萬宇之力而已。

        展飛控制著傀儡與祂接觸了一下,也沒拿到什麽信息,甚至不清楚祂當初如何從神源宇宙之中跑到這裏來的。

        搖搖頭,放棄再接觸。

        “對了,或許可以在這裏留下一個時空坐標。一路行來,可以確定,這條河是龐然大物體內的一條重要的動脈血管,只要繼續前進,肯定能走得出去,就是不知道盡頭處有沒有屏障。

        “爲了避免不小心闖入什麽空間洞口而被隨機傳送走,難以找路回來,所以,在這裏的河岸周邊,多埋設一些坐標,可以隔著平行空間進行感應……哪怕我感應不到,如月也可以推算出我放置的物品的方位。

        “可惜,如果不是靜脈河太過汙濁,沿著靜脈走更好。血管世界的河流跟星球表面的河流不同。星球表面的河,沿流而下,走到一半會分岔,而靜脈血管,順流的情況下,不用擔心會走岔進入死胡同……這裏逆流而上未必能離開,因爲沖刷進來的混沌液極龐大極浩瀚,但順流肯定能走出去。”

        展飛隨手制作了幾件混沌神器,封藏到河兩邊。

        這些混沌神器有強有弱,沒有超脫之力,應該不大吸引人,但就怕萬一被發現而被一些弱小的混沌主挖走。所以有較強的混沌神器防止被大地融化,有較弱的混沌神器防止被發現。越弱越不容易被察覺,太弱的話也不會被人挖起來。

        比如,正常人發現地上有一條小小的縫隙,深約三米的下方夾著一張一毛錢的硬幣,而只需要一塊錢就能買到一塊糖,幾塊錢能買一斤米,這樣的物價,不大可能會有人爲了一毛錢而挖地三米。

        “越弱的混沌神器,與我的感應越弱。但有如月幫忙定位,倒是不愁。”

        布下這些定位點。

        展飛繼續往上遊而去。期間傀儡擊殺了多條半魚半人的混沌主。

        突然有一個巨大的水中漩渦呈現,展飛與傀儡,一個不察被吸入其中,瞬間釋放隱形與收斂力量波動的混沌神術,並且迅速布上一層層空間防護,然後掉入到一片平原之中。

        這裏正下著雨,混沌形成的雨,沒有狂湧而出的混沌河水,顯然有許多混沌河水不知傳送去哪了。

        “糟糕,看來真的得讓如月幫忙定位了。幸好我之前多留個心眼,多放置定位裝置,否則,還真有可能找不到路,如果要再重新逆河尋路,可就太久了。”

        展飛正准備讓如月推算一下,突然間發現,這平原大地上,綻現出一股強大的力量波動。

        這大片的平原,被封禁起來了。

        這裏不知有誰事先布下大陣。

        這裏天地間混沌迷霧大片,還在不斷下雨,就算有陣勢擋著,還有一些雨降落下來。所以,遠處有一群混沌主,但祂們居然沒發現展飛與傀儡。

        “好了,開始吧。”隱約感應到神念傳音。

        就見那邊有混沌主出手,撕裂虛空——並非真的撕裂空間,而這裏隱藏有一層強大的幻境。幻境幕布撕開,就呈現出一片山脈。

        平原盡頭的山脈,這裏是斷崖一側。

        一名名混沌主開始出手,轟擊這片山崖。一塊塊混沌形成的巨石被炸飛,然後又繼續轟爆。

        “這些家夥在幹什麽?”展飛很好奇。

        陡然間,一枚綻放著強大力量波動的石片飛射而出。看似石頭,實際上,不是石質,不是混沌晶岩構成,也非金非木非玉非革,但上面蘊含著的屬于超脫神器所有的波動,不會有假。

        超脫之力沒激發,但展飛卻認出,這是一塊超脫神器的碎片!!而且,是未完成的超脫神器的碎片,或者說,是需要跟其它碎片組合打造可以成爲超脫神器,但神器還沒打造成,不是那種已完成的超脫神器因爲破碎而變成的碎片。

        一名混沌主迅速飛身而起,抓住這枚石片,哈哈大笑:“果然沒算錯,這裏的的確確是一條超脫神器碎片礦脈,而且還是富礦!”

        展飛一聽,懵了,忍不住伸手揉了揉耳朵。

        “超脫神器碎片……礦脈?”

  http://www.kerrivarner.com/book/2127/30340145.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kerrivarner.com。元尊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yuanzun888.com
X-POWER-BY FNC V0.5.2 FROM ZZ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