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尊小說網 > 天下第九 > 第八九五章 弈玑的修煉功法

第八九五章 弈玑的修煉功法

        渡子痕離開好遠了,狄九還在愣神,渡子痕的一番話就好像明燈一般,讓他明悟過來。

        “狄大哥,此人好厲害。”葉憶墨下意識的說道,葉子峰那不可一世的樣子,讓她恨不得用雷珠將他轟焦。可她心裏清楚,不要說現在,就算是她實力最強的時候,也不是葉子峰的對手。

        狄九下意識的說道,“是真的厲害……”

        葉子峰的厲害在狄九看來並不算什麽,渡子痕說的對,只要他構建了足夠的基礎法則,形成了更多的屬于自己的宇宙規則,讓自己的道更加融合的時候,葉子峰也奈何不了他,甚至他可以碾壓葉子峰。

        在狄九看來,真正厲害的是渡子痕。渡子痕和葉子峰不同,渡子痕是真正隕落後重生之人,大道比起當年來,恐怕百不存一了。哪怕這樣,渡子痕也可以壓制住葉子峰,可見渡子痕當年有多強大。

        “狄道友,多謝相救之恩。”楚曼荷走過來感謝狄九的救命之恩。

        狄九笑道,“我也應該多謝曼荷師姐,不是曼荷師姐,我恐怕也不能明悟自己的道。”

        他在望山上感悟了自己的道,然後合道成功。從他合道的那一刻起,他已經有資格站在這宇宙之巅,甚至有一天,他可以超越這一方宇宙。

        說完狄九看著破虛和左重仁說道,“破虛,老左,我們可以離開這裏了。”

        左重仁卻是嘿嘿一聲,卻是攔住了水銀的去路。

        葉子峰和渡子痕離開,這裏再也沒有領頭的人,按理說水銀應該放低姿態才是。讓狄九驚訝的是,水銀沒有半點放低姿態求饒的意思,而是冷冷的看著左重仁不屑說道,“就你,還無法攔住我。”

        這句話說完後水銀好像一塊遇見烈火的冰塊一般,以最快的迅速融化,隨即轉眼消失不見,就好像憑空消失一般。

        就是狄九也是震撼的看著水銀消失的地方,他的神念一直鎖住水銀,可是水銀消失後,他沒有感受到半點空間規則的變化。

        這家夥太過詭異了點,這種遁術和他的規則遁術雖然完全不同,卻同樣是毫無痕迹。

        “狄道友,這件事是我做的差了,我也沒有想到水銀居然是那葉子峰養的狗。”左重仁很是慚愧,他心裏清楚,如果不是他的話,葉子峰不會出現在這裏。幸好狄九認識渡子痕,若是沒有渡子痕,那怕就危險了。

        狄九一擺手,“就算是沒有水銀或者還有別的人,這裏我以後還會再來,不過現在,我希望盡快離開。我就不相信,沒有了這個水銀,我還走不出大道淵了。”

        在狄九看來,任何地方都可以離開,這是他修煉規則大道的感悟。離開的出路,也是一種規則。如果不能離開,那只是因爲你的實力不夠而已,並不是真的無法離開。

        狄九之所以想要盡快離開,是對望山之巅有些不舒服。他總感覺,留在這裏太長了,不是什麽好事。

        “狄道友,弈玑有理了。”直到此刻,弈玑散人這才有機會上前來見禮。在他的眉心,依然是有一道刀痕存在,血迹隱隱約約,並未愈合。

        狄九冷冷的看著弈玑散人,弈玑此人心機深沉,而且想要坑他再前,就算現在裝孫子,他也不可能將宇宙真髓給此人。他能手下留情,不殺此人,已算是格外開恩。

        讓狄九沒有想到的是,弈玑並沒有提宇宙真髓的事情,只是說道,“狄道友,我自作自受,這裏有一部我自己的功法,我將其刻了下來,或者對狄道友有些幫助。我只有一個要求,請狄道友離開的時候,也讓我跟著一起走。”

        本來弈玑散人打算繼續求宇宙真髓的,在知道自己的住處時刻被葉子峰盯著的時候,他渾身發寒,哪裏還敢繼續留在大道淵?他肯定,就算是之前狄九給他的是真宇宙真髓,恐怕葉子峰也不會讓他恢複道基,會毫不猶豫的奪走他的宇宙真髓。不對,不應該是恐怕,而是一定,葉子峰一定不會讓他弈玑恢複大道道基的。

        狄九完全沒有在意,隨手抓過弈玑遞過來的玉簡,當他的神念落在玉簡上後,立即就被吸引住了。

        “夫道者,不悟無,悟而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萬物,萬物不定,道之所在……”

        就好像一聲春雷在狄九的識海中炸開,隨著狄九目光從這功法上掃過去,他激動的手都在顫抖了。

        一些從來都不曾明悟的東西,這一刻豁然開朗。

        “好功法……”狄九驚歎一聲,他肯定這功法絕對不會比他的規則大道弱,他想不到弈玑散人還有這種可怕的修煉功法。

        狄九沒有再看下去,再看下去他忍不住會閉關萬年時間,繼續融合自己的大道。他立即收起功法,看著弈玑,“你的功法很是了不起,爲何你的修爲如此差勁?”

        在狄九看來,弈玑就算是借助造化道韻重生了,也不至于如此差勁。渡子痕就是借助造化道韻重生了,可是渡子痕連葉子峰都可以抗衡,而弈玑只是在他的刀下堅持了兩刀而已。比別人厲害的,充其量保住了一條小命,僅此而已。

        弈玑散人嘴角溢出一絲自嘲的苦笑,“我是自作孽不可活,當年我丟棄了我的根基,然後去尋找根基寶物的時候,被人一刀傷及了大道道基。就算是重生後,我也無法修複我的大道道基。我之前渴望宇宙真髓,也不過是想要修複大道道基而已。不過我估計,就算是宇宙真髓,也不一定能百分之百的修複我的大道道基。”

        宇宙真髓無論是不是百分之百的能修複弈玑散人的道基,狄九都知道宇宙真髓對弈玑散人有著至關重要的作用,很有可能一滴就能讓弈玑散人再次恢複當年的根基。

        就是有了這個功法,狄九也不會輕易將宇宙真髓給弈玑,這是給自己尋找不痛快。弈玑這種人就是一條毒蛇,現在之所以看起來人畜無害的樣子,那是因爲他的毒牙被人拔了。若是等他長好了毒牙,恐怕這家夥第一時間就會反噬他。

        “東西我收了,我走的時候,可以帶你走。”狄九淡淡說道。

        “多謝狄道友。”弈玑散人抱拳感謝了一句,站在了左重仁的旁邊,不再廢話。

        左重仁嘿嘿一笑,伸手一拍弈玑的肩膀,“弈玑,不錯啊,還有這種覺悟,是不是覺察到自己的住處早就被葉子峰窺視了?”

        弈玑一聽左重仁的話,立即就明白,左重仁早就知道葉子峰的龌龊事了,所以這才在一開始就站在了狄九這邊。

        “狄道友,我想要請求你幫我救一個人。”楚曼荷忽然再次對狄九躬身一禮。

        “救誰?”狄九疑惑的看著楚曼荷,還要救誰?如果是在大道淵的話,現在葉子峰奈何不了他,他根本就不懼任何人。

        楚曼荷趕緊答道,“她叫燕霁,我在隕落之前看見她被一個女人殺了,我都可以借助造化道韻重生,她肯定也在這裏重生了。”

        燕霁?狄九的目光落在了破虛身上。

        破虛尴尬的笑了笑,“之前是我想當然了,據我打聽到的消息,燕霁的確是在造化之門開啓的時候被殺。”

        (今天的更新就到這裏,朋友們晚安!)

  http://www.kerrivarner.com/book/21419/28113857.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kerrivarner.com。元尊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yuanzun8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