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尊小說網 > 逆天邪神 > 第1541章 暝枭

第1541章 暝枭

        在方晝的驚喊聲中,一個青年女子從天而降,落在了天武國陣前。她一身紫衣,鳳目含威,而那絕非是尋常的威淩,碰觸到她的眼睛,一股無形的寒意便會遍及全身,冷徹骨髓。

        這個女子,東寒國這邊並無人見過,但當方晝喊出“紫玄仙子”四個字時,所有人齊齊色變,尤其是東寒國主全身猛烈一晃,如聞鬼神之名。

        紫玄仙子,太陰神府的副府主,太陰神府僅次于青玄真人的二號人物!

        這樣的人,縱爲一國國主,都難有面見資格,如今竟現身東寒王城,而且……看樣子,竟是了爲了天武國而來!?

        紫玄仙子並非一人到來,她的身後,則是跟著一個“熟人”。

        太陰神府大護法,亦是先前助天武國強攻王城的神王!

        面對紫玄仙子的忽然到來,剛才還威風傲然的方晝臉色一陣變幻,一時說不出話來,而東寒國主已匆匆向前一步,行禮道:“東寒國主東方卓,拜見紫玄仙子。紫玄仙子親臨東寒王城,小王惶恐之至,未能遠迎,還望仙子恕罪。”

        看著紫玄仙子與大護法所站的位置,東寒國的衆人都是臉色泛白,心中發寒……那個他們原本絕不相信的傳聞驟現腦中。

        難道,太陰神府真的成了天武國的護國宗門?不,不可能……怎麽會有這種事!?作爲東墟九大宗之一,怎麽可能會願意屈尊成爲一國的護國宗門!

        但,堂堂太陰神府副府主,卻是真真實實的現身來此……

        紫玄仙子的目光從東寒衆人身上掃過,其中在雲澈身上停了一瞬,但也只是一瞬,冷冷說道:“東方卓,我不想廢話,更不想聽廢話,是讓東寒國成爲東寒郡,還是滅國,你選擇吧!”

        此言一出,讓衆人臉色再變,東寒國主臉色煞白,以所有的意志死死撐住帝王之儀,道:“紫玄仙子之意,小王有些不明白……”

        “不明白?”天武國主笑呵呵的出聲:“東方卓,你是真不明白,真是裝不明白?紫玄仙子的時間,可是貴重的很,不是你配耽擱的。現在的你,還有最後的機會,若是再冥頑不靈……萬一惹紫玄仙子生怒,可是誰都救不了你!”

        “你……”東寒國主雙手緊攥,全身發抖。

        “紫玄仙子,”方晝再次一禮,一番斟酌,才小心翼翼的道:“神王大宗不可參與凡國之戰,此爲大界王立下的規矩……太陰神府此舉,是否稍有不妥?”

        紫玄仙子神色未變,她身後的大護法走出,淡淡道:“大界王神威齊天,太陰神府永瞻大界王之威,豈會行半點忤逆之舉。只不過……受天武國主誠意相邀,我太陰神府如今已非獨立宗門,而是願屬天武國,成爲天武國護國宗門。”

        “什……什麽!?”

        東寒國如聞晴空霹雳,最後的幻想亦被這道霹雳無情轟滅。

        神府大護法繼續道:“既爲天武宗門,助戰母國,有何不妥!?”

        “這……這……這……”方晝連吐三個“這”字,許久都說不出一句完整的話來。

        “啊……”東方寒薇花容慘變,全身發抖,巨大的驚恐之下,幾乎隨時都會癱軟在地:“怎麽會……怎麽會……”

        “荒謬的傳聞,竟是真的。”秦緘閉目,一聲哀歎:“天亡東寒啊……”

        他們無法理解,強如太陰神府,爲何會願意屈尊成爲天武護國宗門,但副府主紫玄仙子親臨,已是最好的證明。而且,無人會懷疑,縱是太陰神府,也斷然不敢真的違背大界王立下的規矩。

        天武國主依然一副笑眯眯的樣子,天知道他耗費了多大的代價,才得到了太陰神府的“歸順”,且這個護國宗門之名,只有短短三年的時間,這三年,他自然要讓利益最大化:“東方卓,本王先前暫時退兵,你們該不會是以爲怕了方晝吧?呵呵,本王只是不想徒增傷亡,僅此而已,所以才暫時退兵,然後恭候紫玄仙子的仙臨。如此,你們可還有話要說?或者……你們也可以試著再掙紮掙紮,也免得太過無趣。”

        東寒國主即使再怎麽控制,身體依舊開始抖了起來,他求助的目光看向方晝:“國師……”

        方晝的臉色比他好看不了多少,站在他對面的紫玄仙子,是一個強大的五級神王!別說一個他,三個他都斷然不是對手。而她一人之後,是龐大的太陰神府……縱不論太陰神府,此刻天武國那邊,紫玄仙子,大護法,白蓬舟,可是整整三個神王!

        這三個神王在,都不需要一兵一卒,便可輕易踏平王城。他方晝想阻,根本是癡人說夢。

        “方晝,方尊者。”天武國主目光投來,面色明顯緩和了許多:“小小東寒國,並不值得你賣命。入我天武,本王會立刻拜你爲護國神王,東寒國能給你的,我天武一樣能給,且只會多,不會少。東寒國不能給的,我天武依然能給!”

        “休得妖言!”東寒國主咬牙欲碎,驚懼之下,他卻是已有決意:“我東寒只有戰死之雄,沒有降敵之徒!想吞我東寒……先踏過本王的屍體!!”

        “哈哈哈哈!”天武國主一聲大笑,拍手道:“好氣魄,你果然沒讓本王失望。方尊者,你的現主如此愚蠢冥頑,面臨無望之局,爲所謂氣節竟置自己的皇室宗族和億萬子民的性命于不顧,如此蠢主,你當真還要繼續爲他賣命嗎?”

        “……”方晝沒有開口,臉色變幻的愈加劇烈。

        的確,太陰神府成爲天武國護國宗門,眼前是絕對的無望之局。強行抗爭,根本就是純粹找死!

        但,他畢竟是人盡皆知的東寒國師,若是就此投入天武國,那無疑會背上叛國叛主之名,遭無數人暗中唾罵。

        見方晝沒有馬上嚴詞拒絕,反而猶豫不言,東寒國主眼底晃過深深的失望和淒涼,聲音也冷硬了下來:“國師,本王自認待你不薄,東寒對你更無任何虧欠……但你若要退卻或投敵,本王也絕不強求!”

        方晝依舊無聲,臉色一直在抽搐。

        而這時,天空忽然暗了下來。

        本是劍拔弩張的氣氛,也隨著光線的暗淡而變得更加壓抑,紫玄仙子、大護法、白蓬舟、方晝在這時同時擡頭,看向北方,面色皆變。

        北方的天空。出現了兩個影子,起初只是兩個黑點,但轉瞬便已巨大,臨近之時,幾乎遮蔽了整片北方天空。

        定眼看去,那赫然是兩只巨大的黑鵬!

        “這是……暝鵬!”大護法沉聲道,感知著越來越近的氣息,他的臉色再變,臉上露出深深的難以置信:“這個氣息,難道……難道是……”

        “是暝枭和暝鳌。”紫玄仙子身體轉過,沉聲道。

        “什……什麽?”聽到這個名字,幾乎所有人都是身體劇烈一晃。

        暝枭和瞑鳌,這分明是……暝鵬一族的族長和大長老之名!

        和太陰神府同列九大宗,且是暝鵬一族身份最重,修爲最高的兩個人物!

        這裏,不過是小小的東寒王城,太陰神府副府主的到來已是石破天驚,暝鵬族的族長和大長老……竟會親自來此?亦或者只是路過?

        天武國與太陰神府諸人臉色也變得沉重起來……暝鵬族長暝枭,這方界域最頂尖的人物之一,他親身來此,不得不讓他們驚疑。

        兩只巨型暝鵬臨近,一片陰影帶著恐怖絕倫的神王威壓幾乎籠罩了整個東寒王城。一個帶著駭人憤怒的吼聲也在這時震響在東寒王城的每一個角落:“東方卓,給老子滾出來!!”

        這聲充斥著極怒和戾氣的咆哮,無疑讓本就站在絕望邊緣的東寒諸人更是如墜深淵。

        天武國那邊剛剛凝起的緊張和沉重也隨之雲散。

        東方寒薇瞬間花容慘變,她隱隱知曉了暝鵬族長爲何會親身來此,看向雲澈,顫聲道:“前……前輩……”

        雲澈靜默如初,毫無反應。

        轟!!

        一聲震天爆響,兩只巨鵬化作人形,重墜在地,落地的刹那,一股風暴橫卷而去,將一衆修爲較弱者狠狠掃開,一時慘叫連天。

        兩人皆是一身黑衣,當先之人臉色陰鸷,身上浮蕩著一股駭人到極點的戾氣……赫然真的是暝鵬一族的族長暝枭!

        身後之人……暝鵬大長老,瞑鳌!

        暝鵬一族身份最重的兩大人物,如做夢一般降臨東寒王城,只不過,很可能會是噩夢。

        “暝族長,鳌長老,”紫玄仙子開口:“能在此地相會,倒甚是有趣。暝族長看來是盛怒而至,莫非發生了什麽大事?”

        暝枭早知太陰神府入天武國的事,對紫玄仙子的到來毫不驚訝,他怒極之下,甚至根本沒去理會紫玄仙子,一雙漆黑鵬目直指東寒國主。

        一個七級神王的恐怖威壓,豈是東寒國主所能承受,他的身體不受控制的顫抖瑟縮,想要說話,但幾次開口,卻是無法發出聲音。

        他更是想破腦袋都想不明白,東寒國究竟如何開罪了暝鵬族,竟惹得族長和大長老盛怒親臨。

        “東方卓,”暝枭低念著他的名字,每一個字都讓人遍體發寒:“說……是誰殺了我兒子!”

        東方寒薇身體搖晃……雲澈手指虛空一點,一股無形之氣將她托住,才讓她沒有在太過巨大的驚恐中癱倒下去。

        暝枭之語,讓所有人心中大震,紫玄仙子也目光陡轉……暝枭之子被人所殺?誰敢如此大膽?

        而能讓暝枭極怒親臨……難不成,死的是少主暝揚!?

        東寒國主心中驚懼無以言表,他僵硬搖頭,終于發出聲音:“暝族長……小王不知您的意思……小王縱有天大的膽子,也絕不敢殺暝族長之子,此事,定有天大的誤會。”

        “哼,我諒你也不敢。”暝枭音沉如淵:“但你們東寒王城……有人敢!”

        “我兒暝揚,聽聞天武得太陰神府之助強攻東寒王城,恐一直心慕的東寒十九公主遭遇不測,便匆匆離山來此,他護身之人最後的傳音,亦是在此!”

        暝枭手臂擡起,手指直指後方的東方寒薇:“你的女兒安然無恙,我兒暝揚卻遭人毒手……東方卓,你敢說你對此事毫不知情!?”

        東寒國那邊,一張張面孔都變成了毫無血色的慘白,他們本就已面臨絕望之境,現在暝鵬一族又爲少主暝揚之死前來問罪……每個人的心魂,都墜入了無法言喻的灰暗與恐懼之中。

        暝揚,那可是暝鵬少主啊!若當真是死在東寒國,他們都無法想象那是多大的罪……暝鵬族會踏平王城都是輕的。

        天武國主面色沉下,怒聲道:“竟有此事?暝鵬少主何等尊貴之人,你們東寒……竟膽大至此!豈有此理,本王單單耳聞,便已盛怒難抑,今日不亡你東寒,老天都會看不過去!”

        紫玄仙子冷冷橫他一眼……天武國主馬上乖乖閉嘴,再不敢多言。

        “不……不,”東寒國主又是行禮,又是搖頭,已徹底的手足無措:“小王根本未曾見到暝揚少主,我東寒國中,也斷不會有人敢對暝揚少主不敬,這其中定有誤會。”

        暝枭怒極冷笑:“我兒暝揚便是死在東寒,本王難道會對你一個小小國主信口雌黃?我給你最後一個機會,交出殺害我兒暝揚之人,否則,我現在就撕了你,再血洗這東寒王城爲我兒陪葬!”

        方晝的目光在這時忽然一凝……暝枭和瞑鳌的到來,成爲了壓倒他心魂的最後一根稻草,同時也讓他看到了另外的選擇。他忽的向前道:“暝族長,方某有話要說。”

        暝枭可怕的目光落在他身上:“這麽說來,殺害我兒的人……是你!?”

        “不,”方晝搖頭,一臉平靜道:“方某雖不是膽小之人,但也做不出此等捅破天的禍事。不過,方某倒是知道是誰膽大包天殺了暝揚少主。”

        “誰?”暝枭沉聲問,東寒國主也一臉異色的看著他。

        方晝身體一轉,手指猛的指向一人:“便是他!”

        隨著方晝手指所向,所有的目光齊刷刷的集中在了一人身上……

        雲澈!

  http://www.kerrivarner.com/book/41954/28118006.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kerrivarner.com。元尊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yuanzun8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