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尊小說網 > 修真四萬年 > 鐵拳之敵(四)審判

鐵拳之敵(四)審判

        四名輔祭,亦步亦趨跟在雷烈身後,將一尊大銅鼓推了出來。

        “喝!”

        格斯看到,雷烈雙眼圓睜如銅鈴,暴喝一聲,氣勁竟然將寬大的黑袍寸寸撕裂,露出如銅澆鐵鑄的魁偉身軀。

        這是拳神殿祭司的典型裝束。

        最大限度暴露出雄渾有力,如大理石雕琢般的完美體魄。

        用這種方式來威懾信徒,取悅拳神。

        隨後,雷烈一拳轟在大銅鼓上,轟出開山劈石般的聲浪,如驚濤拍岸,余音袅袅,傳遍整座赤金鎮。

        原本人聲鼎沸的拳神殿前,頓時變得鴉雀無聲。

        所有人都龇牙咧嘴,揉著耳朵,聆聽雷烈的訓示。

        “上古混沌,凶獸橫行,人族在凶獸的利爪和獠牙之下,只能瑟瑟發抖,無力反抗,淪爲可憐的食物。”

        雷烈虎目圓睜,銳不可當的目光環視四周,嘶聲道,“即便有人想要磨砺石矛,捆綁石斧,制作陷坑和捕獸網——但這些脆弱的玩具,又怎麽可能抵擋住‘八臂魔猿’,‘鐵角狂熊’,‘劍齒瘋獅’,‘撲天金雕’等等,凶殘無匹的猛獸?

        “數萬年間,人族慘遭蹂躏,生活在朝不保夕,水深火熱之中,眼看就要絕種。

        “是拳神天降,化身‘拳王大人’,轟殺凶獸,傳授凡人拳法、武道和打熬筋骨、錘煉體魄的道理,才給了凡人自保之力,令我們這些後世子孫,漸漸壯大,斬殺凶獸,披荊斬棘,最終令人道崛起,成爲這一方世界的主宰!

        “過去萬年,凡人何以自保,人道何以崛起,我輩憑借什麽和凶獸抗衡?就是依靠比鋼鐵更強硬百倍的拳頭!

        “‘一切偉力歸于自身,刀槍劍戟之類的外物都是不可靠的東西,更不要說機械之類的奇技淫巧’,這便是鐵拳之道的至理,連三歲小孩都知道的事情。

        “然而,萬年之後的今天,或許是承平日久,很多人漸漸忘記了拳神教給我們的道理,特別是那些身體孱弱,心志不堅,好吃懶做,投機取巧之輩,不再想著老老實實修煉自身的力量,反而將一切希望都寄托在外物上,被該死的‘機械妖’和‘蒸汽魔’誘惑了。

        “可笑,這些人實在鼠目寸光,可笑至極,他們竟然不知道,機械和蒸汽之力,最多帶來一時的輕松,卻會腐蝕人的意志,麻痹人的肢體,吞噬人的力氣!

        “倘若一名堂堂人族,終日依靠機械和蒸汽之力,卻不想著修煉自己的身體,久而久之,豈不是要變成沒骨頭的蠕蟲,一灘白花花的爛泥?到時候,所謂機械和蒸汽之力,還真的可靠麽?”

        雷烈說到這裏,忽然大笑三聲。

        “來啊,刀來!”

        他朝身後一招手。

        四名輔祭,人手一口吹毛斷發,寒光閃閃的寶刀,朝他的脖子狠狠招呼過來。

        雷烈滿臉不屑,肌肉瘋狂顫抖,真氣如白練般缭繞,刀鋒尚未觸及皮膚,就被他震了開去,“砰砰砰砰”,四柄寶刀,紛紛折斷。

        “再來,劍來!”

        雷烈繼續吼道。

        四名輔祭,一人一口寒鐵打造,冷森森叫人心涼的寶劍,戳向雷烈的心窩。

        卻被雷烈劈手將四柄寶劍奪去,咬牙切齒,雙臂發勁,四柄寶劍,被他扭曲到一起,纏成了麻花。

        “看到了嗎?”

        雷烈將斷刀和鋼鐵麻花舉起來,得意洋洋地向鎮民們展示,“刀劍之利終有極限,但在拳神的庇佑之下,人族的潛能卻是無窮的!”

        不少鎮民還是第一次見到拳神殿祭司,如此耀武揚威,紛紛發出驚歎,滿臉不可思議。

        “刀劍這般不堪用,真正的機械又如何呢?”

        雷烈隨手丟開斷刀和鋼鐵麻花,終于轉入正題,冷笑道,“今天之所以召集大家齊聚這裏,相信很多人都知道了,沒錯,‘機械妖’的邪惡觸手,已經侵入赤金鎮,就隱匿在我們身邊!”

        此言一出,衆皆嘩然。

        即便所有人都心知肚明發生了什麽事,仍舊要驚歎幾聲,表示自己對拳神的虔誠,以及和邪道徒的勢不兩立。

        “昨天,有人在赤金鎮附近的山上,使用弩箭射殺了一頭猛虎,喏,就是這玩意兒。”

        雷烈揮手,一名戴著手套還捂著鼻子的輔祭,小心翼翼地將弩箭拎了起來,滿頭冷汗的模樣,好像是害怕附著在弩箭上邪惡的機械之力,侵入他的身體,腐蝕他的靈魂。

        “弩箭可以射殺猛虎,這也就是機械之力的極限啦!”

        雷烈道,“放在真正的強者面前,這種粗制濫造的玩意兒,和三歲小童的玩具又有什麽不同呢?來,射這裏!”

        他戳了戳自己的心窩。

        手持弩箭的輔祭,先向拳神禱告了一番,請拳神寬恕自己操作機械的罪過。

        隨後,才按照秦義的交待,頗爲笨拙地上好弩箭,繃緊機弩,扣下扳機。

        “崩!”

        弩箭離弦,化作一道白光,疾刺雷烈的胸口。

        雷烈不躲不閃,滿臉冷笑,氣勁勃發,竟然在胸口形成一道真氣漩渦,硬生生將弩箭凝固在半空中,距離心口三寸之地。

        所有人都見識到這一幕,被雷烈的刀槍不入深深震撼,片刻鴉雀無聲之後,便是排山倒海的歡呼和贊歎。

        雷烈伸出兩根手指,輕輕巧巧將弩箭從自己胸前夾起,輕蔑地丟到了血肉模糊的秦義面前。

        “現在,你該明白自己究竟有多蠢了吧?”

        雷烈劈手將那台機械弩從輔祭手裏搶過來,伸到秦義面前,沉聲道,“說,這東西究竟是從哪裏來的?”

        秦義昨晚被拳神殿用十八般酷刑伺候,早就服服帖帖,恨不得現在就一頭撞死,免得多受苦楚。

        他早已說出答案,也不介意當衆再說一次。

        “是商隊。”

        他哼哼唧唧道,“是乾元城來的商隊裏,有人賣給我的,那人,我不認識,我不是邪道徒,我就是好奇……”

        “來自乾元城的商隊!”

        雷烈不再理會秦義,面對鎮民,點出此事的嚴重性,“乾元城是北方首屈一指的大城,城內商戶上萬,商隊走南闖北,遍布整個拳神世界。

        “沒想到,連乾元城的商隊裏,都混入了信仰機械和蒸汽之力的邪道徒,此事非同小可,甚至關乎拳神世界全體人族的存亡,看,皲裂的天空,就是最好的證明,這是拳神在向我們示警!”

  http://www.kerrivarner.com/book/43875/28122449.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kerrivarner.com。元尊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yuanzun8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