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尊小說網 > 荒原閑農 > 第571章 可怕的古人

第571章 可怕的古人

        對于這裏的餐廳,蒼海是敬謝不敏的,從上次來吃了一次之後,蒼海就再也不想吃第二次,所以蒼海這次是借用他們的廚房,自己帶東西自己做。

        齊悅一幫人沒過兩天就覺得無聊了,她們在這裏也鬧不起來,除了在這裏打打牌,喝喝酒之外就沒什麽娛樂活動了,至于去大墓裏看一看都不成,因爲現在大墓已經被封起來做修複,其他的地方也都被圍了起來,比如說一些小墓坑什麽的,有點年代的上面都建上了簡易的小房子。

        除非是專業的考古人員,現在這些地方都不能進,所以齊悅等人看到的就不是大大小小的墓,而是一個個活動的板房。

        最開心的是誰呢,那就得數狗熊了,到了這裏之後,原本就沒什麽臉面的狗熊算是徹底放飛自我了,不光是臉面連節操都沒有了。

        無論是人與熊,只要舍得放下臉皮,那日子過的總不會差的。就像是現在的狗熊,無論誰來撸它都是笑臉相對,拿出十分精力來討好別人的結果就是吃喝不愁。

        很多年輕的考古隊員們甯願自己少吃一口肉,少啃一塊雞都要喂狗熊,弄的蒼海每一次看到狗熊的時候都覺得它肚皮滾圓,整個成了一個熊形大皮球。

        在這邊蒼海的日子和家裏沒有太大的區別,唯一不便的是這裏沒有大棚,新鮮蔬菜什麽的只有外運進來的,而現在的蔬菜都是農民大棚裏産出來的,口味上真的跟四家坪村的沒有辦法比。

        不過呢,有總比沒有好,現在條件就這樣,蒼海也沒有辦法可想,當然如果把空間弄出來那是能解決這個問題,但是風險不小,所以蒼海還是老實的用這邊進來的蔬菜做菜。就算是這樣,蒼海的手藝也好過這裏的廚子,于是第二頓的時候,張工和另外兩位老師便時不時的過來蒼海這裏蹭飯。

        早上十點多鍾的時候,蒼海開始准備做飯,無事的張工和幾個常來混飯的老頭子也過來幫忙擇菜什麽的,大家搬個小板凳圍成一圈,中間放著中午吃到的韭菜芹菜還有土豆,有人擇菜有人削皮,大家一些閑談一邊幹活,到也其樂融融。

        “我說小蒼啊,你幹脆來咱們這裏做個大廚吧,咱們這裏的廚子那燒的叫什麽菜啊”一個姓李的老爺子望著蒼海開玩笑說道。

        張工聽了說道:“咱們可請不起他,他這一個月好幾十萬上下的,把我們這幾人捆在一塊都沒有人家的收入高,你這老東西就爲了一點口舌之欲就准備請一個土豪給你做飯,想的太美了”。

        “請不起你還許老李說一下,過過嘴瘾?”另外一位姓姚的老爺子也跟著湊起了趣來。

        蒼海聽了嘿嘿笑了兩聲沒有應話,其實蒼海知道這裏的廚子不是水平不過關,而是沒有用心,或者說現在的勞動條件也不許他用多少心,總共也就那幾個廚子,每天都是管上幾百號人吃飯,能弄出飯就不錯了,哪裏還有資格挑口味,有鹹有油的燒熟了開吃就可以了,想在食堂吃出米其琳的水准來,那真是白日做夢。

        “對了,張工,這裏什麽時候能建好啊,我特別想看看”平安這時問道。

        “可能還得有兩年才能正式展覽,現在這個規格大了”張工說道。

        因爲幾個陶陶罐罐的發現,把這裏的格局提升了不少,現在這裏建博物館已經不光是市裏的事情了,省裏也參與了進來。

        有省裏參與了進來,建博物館的資金到是沒有問題了,也不用魯言智再去求爺爺告奶奶的四處化緣了,不光有省裏的撥款,還有國家撥付的專向資金,市裏再出一部分那麽資金完全是夠用的。

        不光是夠用,甚至規格上是一升再升,頗有點大土豪的意思了。

        大家正在閑聊著呢,突然外面傳來了一陣嘈雜聲。

        張工起身出了門,大聲的問了一句:“怎麽啦?”

        “小齊掉坑裏去了,西南邊那裏出現了一個大坑,洞很深不知道小齊現在的情況,我們這邊正准備營救呢”。

        這面一個年輕的聲音大聲的回道。

        “怎麽這麽不小心!小齊沒事吧?”張工問道。

        屋裏的兩個老人一聽同時也都皺起了眉頭,放下了手中的活兒,走到了門口。

        蒼海和平安兩人也跟著兩位老人到了門口准備看看是怎麽回事。

        到了門口的時候,看到幾個考古隊員正在倒著繩索,有些人身上還背了裝備,看樣子准備去坑裏救人。

        張工這時轉頭說道:“咱們也去看看,這幫小家夥得找點事情給他們幹幹,要不然整天介沒事瞎躥!”

        蒼海不可能說什麽,老實的跟著張工一撥人去那個什麽小齊掉下去的洞口看看。

        到了地方,蒼海發現這邊已經有了不少人,包括齊悅這幫人都把腦袋伸的跟長頸鹿似的,向著中間的深洞望了過去。

        “都讓開一點,這才剛有人掉進去,你們這麽多人還圍在這裏,要不要命啦?”張工大聲的沖著人群說道。

        張工的話還沒有說完,那邊就有考古隊員過來把人群往後驅趕了一下,包括大狗熊也被趕到了一邊,當然蒼海也沒有能夠幸免,全都站到了離洞口五六米的地方。

        圍在旁邊看了一會熱鬧,見這幫子考古隊員中選出了一個年青力壯的小夥子,腰間纏上的繩子,另一頭固定在了剛開過來的一輛大卡車上,開始慢慢的往洞裏滑。

        剛滑下去,洞裏的小夥子便大聲的沖著外面吼道:“張工,李工,下面全都是人骨!滿滿的人骨,好像是殉葬坑!”

        “什麽!”

        聽到小夥子的話,上面所有的人都大吃一驚。

        洞裏繼續傳出了小夥子的聲音:“我這邊看到滿眼都是,全都是人骨,好家夥,不知道多少具!”

        “裏面什麽情況看的見麽?”

        張工和幾個老頭這時扒在了洞口向裏望了過去。

        “是墓室還是坑,你說清楚一些?”李工大聲的沖著裏面問道。

        “像是小墓但是又像是坑,我這邊能看到的就差不多二三十平方的方形室,地下一層都是白骨,現在小齊正躺在白骨堆上,不知道情況如何,還有有些骨頭是坐著的……”。

        “下去看看,小心一點,先把小齊拉上來!”張工大聲的說道。

        洞裏傳來了嗯的一聲,很快就沒了動靜。

        蒼海和外面的人一樣,等了十多分鍾這才看到進去的壯實漢子帶著一個小夥上來了,小夥子就是那個小齊了,現在已經睜開了眼睛,不過看樣子傷的不輕,身體都有點兒軟。

        人上來了立刻就有人送小齊進了醫務室,張工幾人則是開始向壯實小夥詢問下面的情況。

        離的有點遠,蒼海也聽不清這幾人在小聲嘀咕什麽,不過過了差不多五六分鍾之後,張工這邊便又開始安排起了人手。

        差不多一刻鍾後,一個滑井在洞口架了起來,張工和一個小夥邁進了籃子裏,然後被緩緩的沿著洞口滑了下去。

        又等了五六分鍾,蒼海見也看不出什麽東西來,便拉著平安回去做飯。

        “回去吧,這麽冷的天在外面站著多無聊啊,什麽消息都沒有一幫人對著個洞口發呆,回屋裏暖和暖和去”。

        蒼海沖著齊悅等人說道。

        齊悅幾個哪裏舍得離開,無聊了兩三天就差找一批螞蟻看著它們搬家了,現在憑空出現了一個大洞,還有人殉什麽的,一個個興致都挺高的,一點也不怕外面的寒風,一張張凍紅的小臉上全是興奮。

        “不要,你要回去你回去,我們再看看!”

        齊悅的目光都沒有掃過蒼海,直接便回了蒼海一句。

        蒼海一瞧心想:嘚,也別勸了,這樣子勸是不可能了,既然她們想吹寒風那就任她們吹呗,自己進屋裏暖和去。

        蒼海和平安回去做飯,過了快半個小時,蒼海把飯都做好了,齊悅這些人還在那邊傻乎乎的看著呢,叫這些人回來吃飯這才回來把飯給吃了。

        吃完了飯這幫人又去看去了,而這次平安也跟著去了,宿舍裏只留下了蒼海一個人美美的躺在床上裹著被子睡了一個小覺。

        等蒼海睜開眼的時候,發現那幫人還在外面呆著呢,不過這時就熱鬧多了,那邊已經找到了墓道,開始用機器在清理墓道呢。

        這一清理就花了兩天的功夫,這才把墓道給清了出來,基比較小,遠沒有那個大墓大,所以墓道也不長,也就十米長,但是坡度很大,直接伸到了地下差不多五米多的深度,幾乎就相當于一個四十五度。

        有了大墓的經驗很快墓室便被打開了,蒼海一進去便被裏面的景像給嚇了一大跳,裏面全都是骨頭,厚厚的一層,差不多有二十來公分,白慘慘的看起來十分瘆人。

        蒼海也就是在門口瞅了一眼,至于進去那是不可能的,因爲除了張工等有限的幾人,就連考古隊的都不能進去。

        在門口張頭伸腦好一會兒,蒼海發現李工從裏面出來的,于是問道:”李工,裏面有什麽?“

        ”這是殉葬的墓,裏面全都是人,中間有幾具可能是戰爭的戰俘,都被砍了腦袋然後擺放著的,外面這一圈都很多都是女性,裏面的幾具地位可能高一些,外面都是仆役,你老祖宗作孽啊!”

        “您這也能扯上我!”蒼海很無語的說道。

        “還有啥,有沒有什麽金銀器之類的?”蒼海又問道。

        李工搖了搖頭:“就是有也被盜了,這個墓被盜過,而且也不是近期盜的,估計得有幾百上千年了,現在就剩下骨頭還有旁邊的壁畫了”。

        “壁畫?那不是又牛了一把?”蒼海說道。

        大墓中最有價值的除了陶罐之外就是棺室上面的那幅壁畫了,現在又發現了壁畫,那還挺不錯的。

        “不完整,很多被破壞掉了,畫的是戰爭的場面,可能就是墓主人一生中最得意的幾場戰爭,不過現在還不好說,我覺得大致是這麽個意思”李工說道。

        說完,李工推了一下蒼海:“現在你們這些人都出去吧!你們也出去,現在開始所有人不得進入這裏”。

        蒼海一聽,立刻歇了看壁畫的心,老實的和大家一起走出了墓道。

        剩下的兩天,蒼海就和齊悅等人眼巴巴的想進去看看,不過看到的只能是張工幾人拍下來的照片。

        就不是照片,蒼海也能感受到那種時代的野蠻與殘暴,一個墓裏居然死了超過四百人,而且聽張工等人分析,這些人可能就是待奉墓主的奴隸,主人一死,他們也就被活活的關進了墓裏,陪著她們的主人到陰間去了。

        蒼海頭一次對于現在流行的穿越起了懷疑,要是穿成貴族還好,萬一倒黴穿越成了奴隸那真可就完蛋了。

        這也太嚇人了,就算是只看照片,蒼海都能想像這些人像是牲口一樣被塞進墓室裏的那種絕望。古代也不是人人都過好日子的啊。

  http://www.kerrivarner.com/book/45035/28122485.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kerrivarner.com。元尊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yuanzun8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