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尊小說網 > 聖武星辰 > 1425、小高潮

1425、小高潮

        七大勢力的巨頭們,在漫長歲月以來,都在高高在上地主宰著所有人的命運。

        他們不可戰勝,不可違逆,掌控一切。

        對于無數的仙道生靈來說,他們幾乎是永恒的存在。

        不會死。

        不會敗。

        不會輸。

        之前的曆屆仙古擂台戰,這些大人物們,都沒有下場參戰。

        但是現在,一切都變了。

        大人物們,一個接著一個隕落。

        他們死的時候,驚恐和不甘,並不比普通的仙道強者們好多少。

        面對死亡的時候,這些高高在上的家夥,也會恐懼哀嚎。

        世界,開始變化了。

        很多通過水鏡術鏡面觀看擂台戰鬥的普通仙道強者們,心態逐漸開始變化。

        而這時,第七輪第三場大戰開啓。

        是一位尊獸台的獸尊,對上了鎮仙塔的大長老。

        一番激戰,以鎮仙塔大長老獲勝告終。

        三場落幕,進入加場賽環節。

        風神巫雲同時對戰鎮仙塔大長老和仙心劍宗的師叔祖。

        這是一場沒有什麽懸念的戰鬥。

        巫雲在之前的戰鬥之中,傷勢不輕,此時還未痊愈,戰力大打折扣,最終,以同歸于盡的方式,拼死了仙心劍宗的師叔祖,卻死于鎮仙塔大長老的鎮殺之下。

        第七輪的最後勝負,以鎮仙塔陣營勝艱難勝出而告終。

        李牧看到這樣的結果,心中也是無限感慨。

        諸神殿五大神,撐起了萬仙福地的七大勢力之一,風光無限,可轉眼之間,五大神已經戰死三個,只剩下了戰神葉狂浪和火神祝朝九。

        風流被雨打風吹去。

        同樣的,鎮仙塔更慘。

        下塔主三才道人和中塔主兩儀道人先後戰死。

        長老級古仙,也死了好幾個。

        冥府失去了三王和四王。

        仙心劍宗連宗主都挂掉了。

        戰鬥進行到這個程度,各大勢力都已經殺紅眼了。

        天空中,金色星光再度出現。

        然後不出所料地出現了巨型鑰匙。

        依舊是無法照印出通往仙古戰場的大門。

        鎮仙塔大長老將這巨型鑰匙,摘取在手中,仔細打量。

        同時,接引之光出現,將鎮仙塔大長老直接接引導了觀戰區,與花想容、王詩雨同高而立。

        李牧所期待的異象並未出現。

        三把巨型鑰匙,已經都誕生。

        但並未如他所想象的那樣,在這三把鑰匙之中,再進行加場賽,將三把鑰匙合成爲一把,勾勒出一閃新的大門,通往仙古戰場。

        “看來,必須要將後續幾輪的勝負全部都揭曉,所有的巨型鑰匙湊在一起,才能重新開啓通往仙古戰場的大門了。”

        李牧在心中想著。

        然後第八輪仙古擂台戰開始。

        七大勢力的底蘊和手段,在這個時候,展現的淋漓盡致了。

        許多已經消失無數年的老怪物們,竟是紛紛都‘還魂’了。

        在一片震驚之中,一個個‘死人’,不可思議地出現在擂台上,展開了生死厮殺。

        “那是仙心劍宗的上代掌門

        ,【劍雪無雙】聶炎,他不是已經死了嗎?竟然還活著……”

        “是他,擔當道主,那個曾經硬接桃園主人三掌而不死的仙界第二強者,他竟然也出現了?怎麽會這樣,擔當道主的死訊,可是鎮仙塔親自發出的,竟然有誤?”

        “【風雲際會】孟浪,諸神殿的創始人之一,戰神葉狂浪的師尊,都老的牙齒快掉光了吧,竟然還要爲諸神殿出戰?”

        “【極境無敵】趙服,六千年之前的強者……”

        “又一個本以爲死掉了的家夥,這是從棺材裏爬出來的嗎?”

        此起彼伏的驚呼聲,從不同的偏殿之中傳出。

        七大勢力的底蘊和底牌,都被逐漸展現出來。

        很快,第八輪仙古擂台站也已經有了分曉,卻是代表著諸神殿一方的尊獸台朱雀殿的殿主,擊殺橫推了一切敵人,贏得了第四枚巨型鑰匙。

        這一輪之中,隕落的成名強者,不在少數,大部分那都是七大勢力的古仙。

        世人只知這些古仙,在數百上千年之前,就已經死去。

        但實際上,這些人只不過是壽元將盡,所以假死而已。

        他們自斬修爲,利用陣法、神物、秘術等等手段,自我封印,沉眠于黑暗之中,以延長活著的時間,期待有朝一日,仙界恢複,長生物質重新出現,到時候,他們蘇醒,就可以再活一世。

        如今,適逢千古未有之大變局。

        有神秘的力量滲入,帶來了希望。

        所以這些假死的老東西們,紛紛出世,爲了得到再續一世壽元,踏上了擂台,拼死一戰。

        一道接引仙光落下,將渾身都籠罩在赤色光芒之中的【朱雀殿主】,接引而起,連同第四枚巨型鑰匙一起,送到了等待區的第四個位置。

        “這個朱雀,有點兒神秘啊。”

        李牧暗中思忖。

        尊獸台四大殿主之中,青龍、白虎和玄武,他都已經見過。

        唯有這位朱雀殿主,李牧卻是從未有過交集。

        但從這第八輪的大戰過程來看,這個朱雀殿主的實力,已經臻致了一個極爲恐怖的境界,就算不是仙聖巅峰大圓滿,也已經相差無幾了。

        這樣的實力,比青龍和玄武都要高。

        甚至比一元道人和冥府大王都要領先一籌。

        這不是普通巨頭級別,而是真正教主級巨頭的境界了。

        “怕是一個有故事的人。”

        李牧心中想著。

        對于這個朱雀殿主,他保留了幾分關注。

        同一時間,仙古擂台上行,第八輪的戰鬥,即將揭曉。

        第八輪第一戰,出場的是冥府二王。

        他的對手,則是尊獸台的玄武殿主,那個最是喜好拳法,一直觊觎李牧的【真武拳】,見到任何超神品拳術就眼紅不已的一身墨綠色戰甲的女人。

        一個強壯而又好戰的女人。

        “我討厭你們這些活在陰影裏的家夥,藏頭露尾,可敢正面一戰?”

        玄武殿主渾身澎湃著強橫的戰意,墨綠色的長發飛舞,眼睛裏流溢出碧綠色的光芒,一雙眸子,仿佛是化作了碧青水潭一樣,不帶絲毫的雜質,有綠色的仙光如液體一般溢出來。

        “呵呵,呵呵呵呵……”

        冥府二王已經施展【十界滅殺】神通,融入了擂台上的天地之中,對于玄武殿主的嘲諷,只給以冰冷輕笑的回應。

        淡淡的墨色光華,浮現在仙古擂台周圍

        各處,在瘋狂地吸收著一切光線,讓這片天地,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昏暗了下來。

        尤其是整個仙古擂台,已經處于一種極致的昏暗環境之中。

        咻!

        殺機一閃。

        一縷犀利無匹的殺機勁氣,擦過粗空。

        玄武殿主的臉頰上,數道血痕展露,鮮血沁出。

        下一瞬間,她猛地捕捉到了什麽,揮拳反擊。

        每一個拳印,都如星辰隕落,燃燒著掠過長空的宇宙球體一樣,蘊含著莫大的凜冽殺機,轟向周圍的虛空之中。

        戰鬥開啓。

        這一戰,足足打了十天十夜。

        周圍觀戰者,心情各自不一,若是換做普通的戰鬥,十天十夜的漫長戰鬥,已經足以讓觀戰者們呵欠連天,但這畢竟是站在仙道巅峰的巨頭的生死局,諸多頂級的神通和強橫的力量,盡數施展出來,足以讓九成九的觀戰者,陷入到癡狂領悟之中。

        第十一夜,戰鬥終于分出勝負。

        “木牧,你這個該死的家夥,屬實崽種,當日將你的拳法,傳授與我,今日或許我還可以勝一場,狗東西,老子先走一步。”

        渾身浴血的玄武殿主,身形轟然倒下。

        這一戰,她輸了。

        輸的代價,就是死。

        玄武殿主戰死。

        第八輪擂台大賽,鎮仙塔陣營先聲奪人,贏了一場。

        一道仙光曳下,接引冥府二王進入等待區。

        李牧心中也是歎了一口氣。

        說實話,他對這個玄武殿主的印象,非但不懷,反而還很不錯。

        這樣的人物,最終也難逃一死。

        仙道無情啊。

        很快,七八輪的第二場戰鬥開始。

        接引仙光將登擂者剛剛接引到擂台上,各種驚呼聲宛如潮水,席卷了周遭的偏殿。

        因爲誰都沒有想到,出戰的一方,竟然是一元道人。

        這位掌控著鎮仙塔的頂級掌教級人物,這麽早就登上了仙古擂台,瞬間就將這一戰的氣氛,渲染到了最高潮。

        他不是第一個出戰的掌教級巨頭。

        之前的【仙心劍祖】是第一個。

        但相比較【仙心劍祖】,一元道人的知名度和地位,卻是要更高,因此他登擂造成的轟動,就更大。

        而【一元道人】的對手,赫然正是諸神殿五大神之中的火神祝朝九。

        這也是一位巨頭。

        但沒有人相信,祝朝九能夠擊敗一元道人。

        巨頭和巨頭,還是有差別的。

        滋滋滋。

        藍色的隔絕壁障消失。

        戰鬥瞬間爆發。

        ……

        偏殿。

        “節哀。”

        桃園主人突然開口道。

        坐在對面的南晚五沒有說話,只是靜靜地看向仙古擂台。

        戰鬥已經開始。

        暫時表面上,還維持著一個均衡之象。

        “犧牲在所難免,我們都應該習慣了才對。”桃園主人緩緩地道:“這句話,是你用來開導我的,現在,我將它送給你。”

        南晚五搖搖頭,道:“不一樣。”

  http://www.kerrivarner.com/book/4962/28116332.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kerrivarner.com。元尊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yuanzun8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