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尊小說網 > 江湖枭雄 > 第二百六十二章 聚鼎集團的風暴

第二百六十二章 聚鼎集團的風暴

        漫漫酒吧的一場沖突被小滿調停之後,柳效忠和杭毅龍爲了怕警察過來,直接跟等在門外的郝麻子一夥人離開了現場,而楊東和羅漢扶著林天馳走出酒吧後,一眼就看見了倒在街邊血泊中的劉悅和張傲二人。

        半小時後,楊東一行人趕到了醫院,林天馳和劉悅張傲三人,還有韓浩天的那個朋友,直接被送往了急救室,期間,韓浩天給楊東通了個電話,說要來醫院看人,被楊東擋了回去,同時又讓黃豆豆來了一趟醫院,把韓浩天同學的那個小女朋友也給接回了酒店裏。

        醫院走廊內。

        東子,今天古保民手下那夥人來找咱們,絕對是有預謀的!羅漢的胳膊上裹著一層繃帶,咬牙回應了一句。

        不對,古保民的人找咱們,應該是臨時起意。同樣滿身繃帶的楊東聽完羅漢的一番話,微微搖頭,否決了他的話:如果古保民真的要對付咱們,不會采取這麽低級的手段,而且也不會把動手的地點放在酒吧這種人多眼雜的地方,不出意外的話,他應該是今天剛剛知道古長瀾的事情,在憤怒之下沒有過多思考,所以才會縱容下面的人跟咱們發生了沖突。

        不管怎麽樣,古保民既然動手,已經說明咱們雙方再次撕破臉了,而古保民既然知道了古長瀾的事情跟咱們有瓜葛,那麽下一步肯定也不會善罷甘休的,事情該怎麽處理,你想好了嗎?

        先按兵不動,把事情穩住再說。楊東掏出了口袋裏的藥瓶,倒出了兩顆藥片:咱們上次跟古保民起沖突,就是因爲你和李靜波的沖動,讓他生生訛走了咱們一條船,而咱們現在已經准備退出捕魚行業了,天馳也正在聯系賣船的事,在這之前,有什麽火咱們都得憋在心裏,一切以公司穩定爲主。

        你感覺憑古保民的性格,既然他已經開始找咱們的麻煩了,那麽咱們接下來還能有穩定的日子可以過麽?羅漢反問一句。

        正因爲古保民現在一心要跟咱們發生沖突,所以咱們才要極力避免這件事情的發生。

        咱們如果把這件事情忍下來,那天馳和張傲他們不就白受傷了嗎?羅漢聽完楊東的話,話語中頓時展露出了抵觸的情緒。

        咱們跟古保民之間,早晚都會有一戰,但是什麽時候打,主動權必須握在咱們手裏,而且肯定不是現在,如果咱們在這時候跟古保民産生了沖突,三合公司承擔不起這個代價。

        他媽的,古保民這個老王八犢子,怎麽就盯上咱們不放了呢!羅漢聽見這話,憤懑的罵了一句。

        咱們自從踏入這一行那天開始,就注定了要跟古保民産生糾纏,這種事沒辦法避免。楊東停頓了一下:等老尤這趟出海回來,就把捕魚的業務停了吧,否則古保民要是再重演一下撞船那種事,咱們的損失會更大。

        咣當!

        與此同時,手術室的房門被人推開,隨後一名外科醫生邁步走到了門外:誰是病人家屬?

        我是!楊東聽完醫生的話,起身示意了一下:大夫,我這幾個朋友的情況怎麽樣?

        都沒什麽大礙,叫做張傲的那個失血過多,林天馳輕微腦震蕩,其余兩人身上的外傷都得縫針,而且得住院觀察,你們去把後續的費用交一下吧。

        大夫,需要交多少錢?

        一個人兩萬,先交八萬吧,多退少補。醫生留下一句話之後,轉身走回了手術室內。

        漢子,你那還有錢嗎?楊東聽完醫生的話,翻看了一下手裏的短信記錄,此刻他的銀行卡余額,只有不到四萬塊錢,平時三合的財務,全都是由林天馳打理的,楊東他們都是在缺錢的時候,直接張嘴找林天馳去要,而此刻的林天馳陷入昏迷,直接就把楊東的財路給斷了。

        我卡裏只有五千多,剩下的錢,全在過年的時候交到家裏了,我給你轉過去。羅漢說話間掏出了手機。

        算了,我這只有四萬多,加上你這五千也不夠,而且接下來韓浩天他們留在這邊,也得花錢。

        唉韓浩天帶著同學來這邊玩,結果他的朋友第一天就他媽住院了,這件事,咱們到時候跟季賓可怎麽解釋啊。提起韓浩天那邊的事,羅漢又是一聲歎息。

        韓浩天的同學沒什麽大礙,就是額頭劃了一道小口子,等事後咱們個人給點賠償,爭取把事情壓下來吧。楊東低頭回應了一句,隨後翻找了一下通訊記錄,猶豫片刻後,直接把電話撥給了柴華南。

        喂,小東?電話撥通之後,柴華南很快接通了電話。

        柴哥,打擾你休息了吧。

        沒事,我還沒睡呢,怎麽了?

        那個,我想找你借點錢,情況是這樣的

        用多少啊?柴華南沒聽楊東的理由,直截了當的問了一句。

        五萬。楊東略一斟酌,開口回應。

        電子轉賬那些東西,我用不明白,你直接來我家裏拿現金吧。

        好嘞!

        嘟嘟

        楊東這邊挂斷柴華南的電話之後,剛好遇見了回到醫院的黃豆豆,隨後兩人一起出門,驅車趕往了柴華南家中。

        二十分鍾後,黃豆豆把車停在了別墅區門前,隨後楊東步行走進了院子內,等他趕到柴華南家門口,看見面前的景象之後,隨即一愣。

        此刻柴華南家門前燈火通明,他的邁巴赫和雷鋼的q7,還有鞏輝的大切諾基都打著火停在門前,柴華南和鞏輝雷鋼也正聚在一起,輕聲討論著什麽,在這三台車的後面,還停著一台商務車,旁邊也是人頭攢動。

        楊東順著燈光看清前面的場景之後,邁步走到衆人身前,跟鞏輝和雷鋼打了個招呼,隨後看向了柴華南:柴哥,這麽晚了,還要出去啊?

        嗯,臨時發生了一些事,我必須得去處理一下。柴華南說話間,在車裏拿出了一個紙袋遞給了楊東:出什麽事了,怎麽這麽晚找我借錢呢?

        今天晚上,我們跟古保民的人發生了一些沖突,他好像知道古長瀾那件事了。楊東也沒隱瞞,直言回應了一句。

        柴華南聽見這話,又仔細的打量了一下楊東,這才注意到他胳膊上和衣領部位掩映的繃帶,隨即眉頭微皺:古保民找你了?

        他沒露面,我們只是跟他手下那些人起了點沖突,不過我估計雙方既然撕破臉了,古保民的陰招應該還在後面呢。楊東說出了自己的分析。

        是啊,古保民既然動手,那你下一步的路,就不好走了。柴華南莞爾一笑:有什麽打算嗎?

        我本想著在沖突發生之前,先把公司的船賣了,這樣不管古保民對我用什麽招數,我都能放開手腳的去接招,可是矛盾提前發生,我確實感覺有些束手束腳,我在過來找你之前,公司裏已經有不同的聲音了,而且這種不同的聲音,應該還代表了大多數人的想法,不過我個人以爲,憑我們三合公司跟民漁協會的差距,如果硬幹的話,著實是有些吃虧,所以我還是想先把事情壓下來,不論如何,也要先抽身之後再做打算,否則稍有差池,我們再想翻身可就難了。

        嗯,思路沒錯,以你現在的處境,如果繼續跟古保民鬥法,反而證明了你在古長瀾事件上的心虛,這樣一來,古保民對你的打壓會越來越嚴重,一旦矛盾真的徹底爆發,那麽你想從容的退出捕魚行業,就成了一紙空談,這樣一來,不管你跟古保民的交鋒最終究竟成敗與否,那麽你都將是損失最大的一方。柴華南拍了拍楊東的胳膊:在沒有絕對的信心和把握之前,千萬不要跟同領域的佼佼者鬥爭,否則一旦失誤,你連全身而退的機會都沒有,既然你在這件事情上有自己的打算,我就不跟你過多廢話了,等我這次辦完事回來,你來我家裏,我跟你聊聊。

        行,我知道了。楊東見柴華南有事在身,也沒有過多打擾,比劃了一下手裏裝著錢的紙袋:柴哥,這錢我盡快還你。

        沒事,不急。柴華南笑著擺了下手,司機小成也殷勤的站在一邊,幫忙打開了車門。

        記住我那句話,古保民能走到今天,不是憑運氣混起來的,所以你想跟他掰手腕,就得站在他的思維上去考慮事情,在他眼裏,你們這群人就是一夥初出茅廬的愣頭青,如果你真的做了愣頭青的事,就正中了他的下懷。柴華南上車前,再次向楊東叮囑了一句。

        哎!我記住了!楊東若有所思的琢磨了一下柴華南的話,微微颔首,隨後消失在了夜色之中。

        大哥,咱們直接出發?雷鋼等到楊東離開之後,站在邁巴赫邊上問了一句。

        你確定,得到的消息是准確的嗎?柴華南認真的發問道。

        我雖然沒見到人,但是消息應該不會有錯,他人還活著。雷鋼果斷的點頭應和。

        行,那就走吧。柴華南聞言,微微點頭:記住,一旦見到他,不管用什麽手段,都必須把人帶回來,哪怕是綁!

        明白!雷鋼甕聲甕氣的應了一句,隨後使勁揮了揮手:登車!

        呼啦啦!

        話音落,周圍的十幾個精幹青年在少宇的帶領下,紛紛鑽進車內。

        大哥,走嗎?等衆人全部登車以後,小成輕聲詢問了一句。

        走吧!柴華南聽見小成的問話,緩緩升上了車窗:如果咱們今天真的找到了他,那麽聚鼎集團的這場風暴,也就該再次來襲了。

        小成聽見柴華南的話,微微抿了下嘴唇,最終還是未發一語,平穩的駕車離開。

  http://www.kerrivarner.com/book/51276/27844009.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kerrivarner.com。元尊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yuanzun8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