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尊小說網 > 冷豔總裁的絕世兵王 > 第931章 這也能輸

第931章 這也能輸

        “羅兄弟,看來你的運氣有點差啊。”羅天身邊,周震很是得意的一笑。

        要不是現在台上還沒有打起來,最後的結果也沒有出現,只怕周震要好好教訓一下羅天,免不了一副長者的姿態。

        羅天自是沒有和周震計較的意思。

        這胖子雖說有著幾分實力,但也不過是溫室裏面的花朵罷了,根本就沒有見過什麽世面。

        “畢竟還是太年輕,太幼稚了啊。”心中低低的歎息一聲,羅天表面上則是一副淡淡的笑容。

        這次的賭注不大,即便是輸了,也就是一顆紫氣丹而已,對羅天來說,完全是九牛一毛罷了。

        當然,周震的身價,一顆紫氣丹也不算是什麽,兩者之間爭得,無非就是個面子。

        真正的利益面前,面子都是可有可無的東西,羅天早就是看得清楚,遊走在大門派之間的時候,羅天也是絲毫不會顧及自己的面子,倒是對于周震這些在大勢力栽培下面成長的修士,面子對于他們來說,也是僅次于生命。

        羅天說他太年輕,也不是沒有道理的。

        兩人說話的空檔,台上短暫的對峙,也是在一瞬間結束了。

        手中的飛劍一動,青衫修士最先動手了,此刻他身上的氣息一轉,哪裏還有半分冰冷的樣子,分明就是如火如荼。

        青衫修士像是渾身籠罩在火焰之中,連帶著看台周邊的溫度,也都在一瞬間升高了很多。

        “不愧是赤焰老怪的弟子!”

        “傳言赤焰老怪全力出手的話,大片的海水都要直接沸騰,變成岩漿一樣灼熱,原本以爲只是傳聞罷了,現在看來,未必是空穴來風啊!”

        “那個穿短衫的都快看傻了,也是他運氣不好,一上台就遇到這麽個硬茬。”

        ……

        台下有人稱贊,趁機拍馬屁,即便是他們的修爲不能和赤焰老怪搭上關系,但萬一能夠搭上他的弟子,也算是很厲害的人脈了。

        至于那短衫的修士,早就是被大家給遺忘了。

        修真界就是如此,一切以實力爲尊,沒有實力的話,一切都是空談,更不會引來任何人的敬畏,甚至是簡單的善意。

        對于台下的議論,短衫修士也沒有任何表示。

        他只是一雙眼睛看著對面的對手,似乎是死氣沉沉的臉上,也在這一刻全然沒了人色。

        除了羅天感受到短衫修士的氣勢在一瞬間拔高了,其他人都是沒有注意到,他們只是將關注的眼神放在那赤焰老怪的弟子身上。

        至于短衫修士,大家都是以爲他早就嚇傻了。

        “有點意思。”短衫修士短暫的開口,他手中捏著的長劍也是瞬間落回劍鞘之中,轉而從儲物袋拿出一道看上去很是破舊古拙的折扇。

        “古寶!”即便是羅天,此刻也是忍不住的口中小聲喃喃了一下。

        好在是因爲台上的動靜,並沒有人聽到羅天說什麽。

        古寶這東西,即便是金丹修士,都不見得能夠拿出來,它絕對是能夠左右戰局的東西,即便是在金丹境界都是如此,在築基的實力範圍,只要是有動古寶的能力,高下已經不用有什麽懸念了。

        這修士拿出古寶的時候,羅天當即便是明白了。

        對方一副死氣沉沉的樣子,並非是單純因爲功法的緣故,只怕是和這古寶也有著很大的關系,因爲是修爲不到,每一次動用法寶,對于築基修士來說,都要付出相應的代價,最少都是虛脫和沉睡這種,若是要動用更多的實力,付出的代價,也要相應的變得沉重很多,尤其是一些魔道的古寶,傳聞是要透支生命力才能夠動用他們出手,當然其威力也斷然是築基境界無人能夠抵擋的。

        眼見得那赤焰老怪的弟子已經殺來,短衫修士口中也低低的歎息了一聲:“原本打算留作底牌的,我也確實沒有多少動用它的機會了,不過,既然你要殺我,就不要怪我心狠手辣,去死吧!”

        “狂妄,該死的人是你!”暴怒之間,青衫修士手中長劍一動,當即,便是一陣劍哮。

        羅天只見一道足有三丈長的火龍,從那劍鋒上躍出,直直朝著短衫修士而去。

        雖說那火龍只是法力和劍氣幻化出來的形體,但其中的氣勢,即便是羅天也要費一點力氣才能抵擋。

        赤焰老怪的弟子,在築基修士,即便不是無敵,卻也很是上層的存在了。

        一般的築基修士,自是沒有和此人掰手腕的資格,這一劍,就讓台下的看客們紛紛色變,有的人半張著嘴巴,有的人瞪著眼睛,看客們的呼吸都變得急促起來。

        “土雞瓦狗而已。”短衫修士也是低低的歎息一聲。

        眼見火龍殺來,他依舊是那副死氣沉沉的樣子,手中的折扇很輕,但那修士煽動起來,卻很是費力。

        他的動作很慢,看上去就像是用折扇驅趕流螢,很是輕松的動作,但詭異的是,那修士的臉色隨即更是多了很多死氣不說,額頭更是滲出細密的冷汗,連帶著臉色都蒼白了不少。

        衆人這才看清扇面上或者一道骷髅頭。

        隨著扇子煽動,原本只是栩栩如生的畫面,居然真的從扇面上飛了出來。

        那骷髅迎風暴漲,只是一個瞬間,就變得足有半個擂台大小,像是小山一般,突然橫亘在對峙的兩人之間。

        “好……餓,好餓啊!”骷髅的聲音像是砂紙在打磨一般。

        聲音落下,那張空洞的嘴巴一張,讓衆人色變的火龍,居然被那骷髅在一個瞬間吞下。

        衆人還沒有反應過來,那骷髅已經是趨勢不減的,朝著那赤焰老怪的弟子而去。

        “龍兒小心!”青衫修士已經被嚇傻了,哪怕是他見多識廣,卻也沒見過這場面。

        看台上一聲爆吼,被叫做龍兒的青山修士才反應過來,他本能的想要後退逃竄,看台上的赤焰老怪也是動身要飛過來,阻止那骷髅。

        “住手!”赤焰老怪身形才動,便有人將他攔住,正是那章辛萊無疑。

        只是一瞬間的阻攔,青衫修士就是落在骷髅的口中。

        殺敵之後,一切都消失了,短衫修士又是虛弱了很多,不過他手中的折扇上面,那畫面明顯是多了一個青衫修士的相貌,正在痛苦的掙紮。

        “章辛萊,你這是什麽意思!”眼見最心愛的弟子被殺,原本就脾氣火爆的赤焰老怪,瞬間就暴跳如雷。

        “不是我的意思,而是老祖的意思,規則也是老祖指定的,我覺得,你應該感謝我才對。”章辛萊一副皮笑肉不笑的樣子。

        原本氣勢洶洶的老怪,聽到老祖兩個字。就像是被當頭扣了冷水一般,所有的火氣都消失不見了,他只是恨恨的看了一眼還在擂台上的短衫修士,就坐回擂台上面。

        這一切,羅天自然是看在眼中。

        東海的修士,只怕是有不少和赤焰老怪一樣,他們不是對水宮沒有任何不忿,只是因爲那混元老祖的實力,不好說出來,更加不能抵抗罷了。

        矛盾是已經埋下的,差的就是一根導火索罷了。

        羅天能夠看出赤焰老怪很不輕松,其實不只是赤焰老怪,這老家夥被阻止之後,很多原本穩坐的修士,此刻也都是臉色難看。

        誰都有弟子,誰的弟子都可能出現危險,既然赤焰老怪都被攔住,可想而知,他們的弟子一旦是有什麽情況,一樣會被阻攔下來地。

        這些人各個心中不忿,但他們也是敢怒不敢言。

        “死了……這怎麽可能,他可是赤焰老怪的弟子啊!”

        “剛才那扇子是什麽東西,怎麽會這麽邪乎?”

        “太可怕了,要是我對上他,只怕也是一個照面的事情!”

        ……

        很多修士都在嘀咕,他們是真的怕了。

        這些人都是築基修士,哪裏知道古寶的厲害,即便是有人知道一些傳聞,也不會朝著那邊去想。

        “這……我又輸了,這也能輸?”周震雙手比劃著,嘴裏使勁嘀咕,很明顯,他此刻都沒有反應過來是怎麽回事。

        赤焰老怪的弟子,但是這名頭,就能嚇退大片的修士了,何況是對方剛才出手的時候,那火龍即便是周震能夠抵擋,也免不了一番手忙腳亂。

        他實力是在對方之上,但其中的差距也不是很大,短衫修士能夠一招將青衫修士斬殺,那要去斬殺周震的話,只怕最多也是多煽動一下扇子罷了。

        心中念念,周震也是不由得臉色大變。

        擂台上出現這種情況,決然不會是什麽好兆頭,這可比輸了羅天之間的比試要嚴重很多了,畢竟是關乎他生命的事情。

        “怎麽,怕和他對上?”羅天有意無意的說了一句,他自然是能夠看到周震的擔憂。

        胖子雖然愛惜面子,但羅天看來,此人還算是不錯,看在他給了羅天不少情報的份上,羅天也不介意指點他一下。

        “怕倒是不至于,就是有些擔憂……”周震自然是愛惜面子,不能直說,但心中的擔憂可是一點都不少。

        雖然周震不在三號擂台,現在不用對上短衫修士,但以對方強勁的實力,以後碰到的可能性很大。

        “我覺得你沒什麽必要擔心的,對方能夠走出三號擂台,我覺得都不大可能。”羅天語氣很是平淡的開口。

        “什麽……這,你是跟我開玩笑吧?”周震一下就懵了,他認識的幾個厲害的家夥,可都不在三號擂,那凶神惡煞的扇子,即便是那幾個人親自出手,都不見得能夠擋下,就更不要說是其他人了。

        眼見得周震一副不信的樣子,羅天自然不會開口去解釋。

        古寶是很多修士的底牌,甚至金丹修士,也一樣是如此,築基修士對古寶都是所知不多,真要解釋起來,無疑要浪費大量的口水。

        當然,也是因爲古寶對于築基修士來說,不過是勉強動用,還要付出相應的代價,羅天也能看出來,那扇子雖然厲害,但以短衫修士的力量,不能動用太多,而他本身的實力平平,以此斷言他不能走出三號擂,自是有羅天的道理在裏面的,只是不便于解釋罷了。

  http://www.kerrivarner.com/book/51318/27845533.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kerrivarner.com。元尊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yuanzun8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