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1、夜訪

        蕭晨微微一笑,說道,“我是這麽想的,首先,我們的村子還是太弱小了,尤其是和半獸人、獸人相比,我們這三四百人,簡直就是大海中的一滴水,微不足道。”

        “不錯,石頭說我們擁有巨腳怪,可以自己保護自己,但是,大家不要忘記,我們只有三十多只巨腳怪,如果面對的是成千上萬的獸人和半獸人,你認爲,這幾十只巨腳怪還能派上用場嗎?”

        衆人聽完,也微微點頭,他們也知道,一旦遇到了獸人或者半獸人大軍。這些巨腳怪也根本保護不了村子和村民。

        蕭晨繼續說道,“所以,我們一定要和精靈王結盟,用同盟軍的力量,來保護我們自己的村子和村民。”

        “當然了,我們也不能傻傻的去當炮灰,這種事情我們必須要和精靈王談判,說明我們的立場,還有我們的底線。”

        “我們可以跟半獸人獸人作戰,但我們決不能孤軍奮戰,更不能出去當誘餌,我們只能是戰場中負責扭轉局面的關鍵力量,我相信精靈王是個聰明人,他應該能想到這其中的關鍵。”

        石頭還有些不放心。“如果那個精靈王根本不把我們的話當回事了,我們該怎麽辦?”

        “這個也好辦,”蕭晨微微一笑說道,“我只需要告訴精靈王,如果他不願意考慮我們的建議,那麽他將失去我們這個同盟軍,而我們將轉投半獸人和獸人的聯軍,幫助他們攻打精靈王的同盟軍!”

        蕭晨這句話一說完,全場其余四個人都震驚了!因爲他們從來沒有想過,要和半獸人,獸人結盟!

        石頭的話都結巴了,“蕭晨,你,你說什麽?我們怎麽可能和半獸人還有獸人結盟?你知道那些怪物根本就沒有感情,一個個冷酷的像石頭,怎麽可能會容得下我們這些弱小的人類?

        而且,我們前幾天剛剛滅掉了一個半獸人的部落,如果被半獸人的古刀將軍知道了,他一定不會放過我們,怎麽可能會接到我們進入他們的同盟軍?”

        阿華在旁邊也點點頭,比較贊成石頭的說法。

        老巫醫和老村長沒有插話,只是將目光看向蕭晨,想聽聽他對這件事要怎麽說。

        “不會的,”蕭晨淡淡說道,“現在死亡森林裏的這兩股勢力都在擴充軍備,准備大戰,我們人族的力量雖然弱小,但是,我們有巨腳怪,可以幫助我們作戰,而且之前我們還消滅了他們一只半獸人的部落,這一切的一切都會讓半獸人將軍和獸人將軍對我們刮目相看,相信他們應該會知道,我們的價值。”

        見石頭和阿華神色複雜的看向自己,蕭晨搖搖手,笑著說道,“不過你們放心,我並不是真的要投靠獸人和半獸人,我這麽說,只是要給精靈王壓力,讓他被迫同意我們的要求。我相信,以精靈王的頭腦,一定會想明白其中的關鍵所在。”蕭晨微笑著說道,“你們就放心吧,和精靈王談判的事情由我來做,我一定讓精靈王知道我們人族可不是那麽好糊弄的!”

        蕭晨自告奮勇的擔當與精靈王談判的重任,村長和阿華的人自然是求之不得,他們也認爲蕭晨是談判的最佳人選。

        衆人商議完之後,便回去各自休息,人族戰士們因爲經曆了長途跋涉,所以都很疲倦,當天的慶祝活動沒有馬上進行,而是等待第二天,大家都休息好之後,再進行盛大的慶祝活動。

        夜深了,村民們都進入了夢想,蕭晨躺在自己的小木屋裏,翻來覆去睡不著,他總感覺自己的小屋似乎處在別人的監控之下,想了想,他從床上坐起來,披好衣服,走出小木屋,在月光之下,向四周凝望。

        月色下的村莊,寂靜安詳,偶爾從周圍的密林裏傳來一兩聲不知名生物的怪叫,還有一些蟲子的叫聲,空氣中帶著青草的幽香,蕭晨望著頭頂那三輪明月,深吸一口氣,想起了遠在故鄉的母親,他搖搖頭,准備重新返回小木屋裏睡覺休息。

        剛走進木屋,蕭晨便發現有些不對勁,他立即摸向腰間的石刀,可是卻摸了一空,蕭晨這才想起來,他的石刀已經賣給了系統,現在,他除了弓箭之外,沒有任何防身的武器。

        “你是誰?爲什麽會在我的房間裏來?”蕭晨眯起眼睛,向著黑暗中一個人影說道。

        黑暗中的人影,身材苗條,梳著一頭馬尾辮,正翹著腿坐在蕭晨的床上,月光照進來,露出她一張嬌美靓麗的臉蛋,原來是之前他們在路上遇見的那個女精靈,莫娜。

        莫娜淡淡笑道,“你叫蕭晨是嗎?我在你的身上感覺到一絲不一樣的靈魂波動,你到底是什麽人?”

        蕭晨沒有回答,而是警惕的盯著這個女精靈,不過他心裏也明白,這個女精靈應該對他沒有惡意,否則也不會光明正大的出現在他面前,早就暗中下了殺手把他幹掉了。

        不過,蕭晨不想回答莫娜的任何問題,因爲這是涉及到他身份一個秘密,他不想透露給任何人聽。

        “呵呵,我沒有惡意,我只是對你的身份感到好奇而已,”莫娜站起身來,緩緩走到蕭晨的面前,一雙明亮的大眼睛上下打量蕭晨,然後又圍著他轉了一圈,微笑著說道,“你是一個很奇怪的人,我對你很感興趣。我的名字叫莫娜,我對你沒有惡意,之所以會出現在這裏,只是想看看你們人類對我們的王的提議,抱有什麽樣的態度。”

        “你們昨天在村長屋子裏談話,我也都聽到了。關于你對我們精靈族的見解,我倒是很感興趣,而且我覺得你們人數未免也太大驚小怪了,我們精靈族不可能把你們當作炮灰一樣的對待,既然結成同盟,那我們就是戰友就是朋友,我們精靈一族是不會出賣自己的朋友的。”

        蕭晨沒有說話,對于莫娜的說法,他不置可否,畢竟,最後下決策的人是精靈王,而不是眼前這個女精靈,他相信莫娜是善良的,但對于精靈族的其他人,蕭晨沒有接觸過也不了解,所以不敢妄下結論。

        莫娜看著蕭晨的表情,知道他心中還不太信任精靈一族,不過她並沒有生氣,只是微微笑道,“你沒有和我們精靈一族接觸,所以不清楚我們的爲人,相信以後我們接觸多了,你就會知道,我們精靈一種是非常友好,也愛好和平的。”

        她看了看外面的天色,說道,“今天夜色不早了,我必須要趕回精靈部落,像精靈王彙報,希望能在談判那天能夠看到你的身影,”說完,她對蕭晨展顔一笑,然後輕飄飄的跑到村子來,騎上她那只形狀古怪的大鳥,然後振翅飛上天空,消失在茫茫夜色裏。

        蕭晨看著莫娜遠去的聲音,陷入了沉思。他不知道這個精靈女爲什麽會對他這麽感興趣?難道莫娜已經察覺到,他並不是這個世界的人類嗎?

        這種情況並不是沒有可能,畢竟精靈一族對于魔法的波動非常敏感,而蕭晨能夠來到這個充滿魔法力量的世界,說不定也是因爲某種未知的魔法,才把他從原來的世界搞到這裏來。

        到目前爲止,蕭晨只相信自己所在的這個村子裏所有的人,對于外面的世界和外面的種族保持著警惕的態度,因爲他也不知道那些人會對他抱有什麽樣的想法,只有村子裏淳樸的人們,才會把他當成朋友一樣對待。

        搖了搖頭,蕭晨返回自己的床上蓋上被子,漸漸進入了夢鄉。

        距離和精靈一族談判還有好幾天,所以,第二天村子裏照常舉行盛大的慶祝活動,其實,村子裏只有三四百人,根本稱不上盛大兩個字,但是,確實是要比平常熱鬧許多,人們在廣場中央升起了一個巨大的篝火,然後,家家戶戶拿出珍藏的美酒和食物,大家都擺在一起,隨意享用。

        有會彈奏樂器的人,圍著篝火,彈奏著手裏的名爲風琴的樂器,悠揚的歌聲,令在場的男男女女,翩翩起舞,凱旋歸來的戰士們自然成爲村子裏所有姑娘們的焦點,甚至于,好幾個姑娘搶一個小夥,簡直是供不應求,十分搶手。

        除了像阿華這種已經結了婚的男人無法參與其中之外,其余未成婚的男性都被拉到廣場中央,和漂亮的女孩子們載歌載舞,蕭晨也被三四個小姑娘拉起來,跑到舞場中央,跳著蹩腳的舞蹈臉上帶著尴尬的神色。

        蕭晨並不是不會跳舞,他本身唱歌也很好聽,只是初來乍到,對于這個世界的舞蹈和歌曲,他是一竅也不通,不過他天資聰慧,看了一會兒就大致明白了。這種舞蹈應該如何去挑,還有他們唱的歌曲又該如何去唱。

        老村長和老巫醫,也微笑著看著村民們在一起狂歡,兩位老人舉著杯互相碰了一下,然後,微笑著一飲而盡,他們兩個人一直都是很好的搭檔,從老村長年輕時擔任村長一職的時候,老巫醫也接替上一任的職位,成爲村子裏新任巫醫,兩個人一直相輔相成,幫助村子度過一道又一道難關。

        “老何,咱們兩個人有多久,沒有像現在這樣開心了?”老巫醫喝下杯中酒,笑著問旁邊的老村長。

        老村長搖搖頭,說道:“我也不記得了。大黑子,你不是巫醫嗎?你用你的巫術算一算不就知道了嗎?我已經老了,根本記不得過去的事情,就算偶爾想起,也只是一些片段而已。”

        老巫醫呵呵一笑,說道,“你記性其實很好的呀,居然還記得我小時候的名字,”他微微歎口氣說道,“像咱們倆這麽大年紀的人,村子裏已經找不到幾個了吧?”

        “是啊,死的死,走的走,現在應該不超過十個人了吧,其余的都是我們的後輩,時間過得真快呀,說不定什麽時候,就輪到咱們倆了。”

        老巫醫沉默了一下,看一下老村長。輕輕的說道,“老何,我們也該是尋找接班人的時候了,否則,一旦我們突然死了,村子裏村群龍無首,那可不太妙啊。”

        “你說的不錯,其實這件事我早就在想,之前一直沒有合適的人選,所以我沒有和你提過,但現在我覺得,我已經找到合適的人選了,”老村長的目光,看向不遠處坐著的阿華,淡淡說道,“我現在認爲阿華這個人,比較穩重,也能以大局爲重,是一個合適的人選,你覺得呢?”

        老巫醫眯起眼睛看向阿華,然後緩緩說道,“阿華這個人,過于保守了,不過,這樣也好,作爲一個村長,就必須要把所有事情都考慮周全,選擇最安全的方法和方式,來保護村子的利益,還有村子裏的村民。”

        轉過頭,老巫醫笑著對老村長說道,“我希望阿華能像你一樣,把村子建設得更加繁榮,讓我們的村子能夠發展的更好。”

        “嗯,我相信阿華是能夠做到這一點的,”老村長也點點頭,隨後,他給黑巫醫倒了一杯酒,笑著問道,“讓我猜一猜,你選擇的接班人,應該是蕭晨吧?”

        老巫醫哈哈大笑,說道:“老何,你的眼光很獨到啊!不錯,我確實想讓蕭晨接替我成爲村子裏新一代的巫醫,不過,這種可能性並不大,說完,”他有些遺憾的歎口氣,搖了搖頭說道。“我曾經爲蕭晨占蔔了一次,他這個人,不可能一直留在我們村子裏,甚至,也不可能一直留在死亡森林裏,他今後要走的路會更多,經曆的事情也更多,見到的人更是數不勝數。

        ,他不屬于我們在一個小地方,整片洛蘭大陸都是他的舞台。”

        老村長聽完沉默了一會兒,點點頭說道,“你說的不錯,蕭晨是救世主,我們不應該把它拴在死亡森林這個小小的地方裏。只是不知道他什麽時候離開我們?”

        老巫醫知道老村長心中所想,微笑著說道,“你就放心吧,蕭晨這個人責任心極強,我相信,如果他要離開死亡森林,肯定會把咱們村子裏的事情安排的穩穩當當,絕對不會留下任何隱患。”

  http://www.kerrivarner.com/book/52764/30340161.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kerrivarner.com。元尊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yuanzun888.com
X-POWER-BY FNC V0.5.2 FROM ZZ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