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尊小說網 > 婚內謀情:總裁太心機 > 第1003章 因爲我?

第1003章 因爲我?

        甯千羽意味深長地看了顧澤之。

        他不問反笑,“不會是因爲我吧?”

        雖然是開玩笑的口吻,但是他幾乎是確定了,因爲他從甯千羽的眼神中能看得出來。

        “原來真的是因爲我。”

        甯千羽沒說話就等于是默認了。

        顧澤之一點也不會不好意思,反倒是要更深入地去了解,“你丈夫明明不認識我,爲什麽會因爲我,而跟你發生爭執?是通過什麽途徑嗎?”

        套路式的問法,首先讓甯千羽肯定了他的前半部分話,再來解答他想要知道的後半部分。

        “因爲一張照片……”

        甯千羽沒有繼續說下去,這是她痛苦的根源,她一上午都在爲這件事情而恍惚發愣。

        因爲她在懷疑,是不是她錯了。

        “我們在門口擁抱的時候被拍下來了嗎?”顧澤之一語中的。

        甯千羽則是以一種神奇的目光看著他,“你爲什麽知道?”

        “千羽,我首先是一個男人,其次是一個醫生。”顧澤之無所謂道:“這種事情,不難猜的。你丈夫因爲一個男人跟你吵架,無非是因爲這個男人跟你有接觸,接觸還過親密或是密切,才會導致你們爭執。”

        “顧醫生難道沒有想過跳槽去當律師嗎?專門處理離婚案子。”甯千羽認真想,要是他真的這麽做了,基本上沒有他搞不定的當事人。

        因爲對方在他面前無法說謊,他就能知道到底哪一方是過錯方了。

        “我不能當律師。”

        “爲什麽?”

        “我要是當了律師,就不能當你的心理咨詢師了。”

        甯千羽笑笑,“我要是有案子的話,可以找你不是嗎?”

        顧澤之不知道是說她天真,還是不懂事好,“你不是才說了讓我去當,專門處理離婚案子的律師嗎?”

        “噢,對啊!”甯千羽拍拍腦袋,“我腦子轉不過來了,你別介意。”

        顧澤之一笑而過,表示不會在乎這些小細節。

        反倒甯千羽抓著不放了,“我發現最近我的記憶力退化得很厲害,很多事情眨眼就能忘了。”

        她說的有幾分在理。

        因爲藥有副作用,記憶力退化是顯著的一個特點。

        但是顧澤之不會對她說實話的。

        “是因爲失眠的關系嗎?”顧澤之把話題往她的身上引。

        甯千羽搖搖頭,“不是,失眠不是這樣的感受。失眠會使我不愛說話,易怒,愛哭。但是沒有記憶力退化這一項。”

        顧澤之略一思量,“千羽,爲什麽你要說你的記憶力是退化呢?”

        “我……不知道,隨便找了一個詞語來形容。”

        “一般來說,我們都會使用衰退來形同,你這樣的用法,是不是你潛意識裏在告訴你,你要把這個事情,認爲得很嚴重?”顧澤之分析道。

        甯千羽覺得有道理,點下頭,“可能是。”

        “要是你怎麽想的話,那麽我可以明確的告訴你,可能是因爲藥物的關系。”

        顧澤之以專業口吻道:“因爲我們的大腦對適應一個東西是需要周期的,要是它感受到了壓迫,那麽就會對你産生一種欺騙行爲……”

        在顧澤之知識輸出的表現力下。

        甯千羽再度淪陷,畢竟深信顧澤之的理論。

        絲毫不關注他有東拼西湊的嫌疑,這跟她完全不懂心理學知識有關系。

        “你坐在這兒,我去倒杯水來。”

        甯千羽在他要走到門口的時候,“你記得幫我拿點藥來。”

        顧澤之裝作沒有聽見,去而複返,“你之前說什麽?”遞給她一杯鮮橙汁。

        “給你喂點糖,好讓你的大腦不會這麽難受。”

        “謝謝你。”甯千羽一口氣喝掉了半杯。

        “都說是喂一點,你就不要一口喝完。”顧澤之說遲了,一杯三百毫升的果汁,一滴都不剩進入她的肚子。

        “千羽,你不會難受嗎?”顧澤之關切道,這麽猛地喝一杯下去,胃會不舒服。

        “沒事的。”甯千羽絲毫不在意,好像喝過果汁以後,情緒會好一點。“我說讓你給我拿藥。”

        顧澤之故作驚訝道:“上次給你的,我算過是在今天才吃完。”

        “我今天拿去也沒什麽,我覺得。”甯千羽還不曉得自己已經落入了他的圈套。

        “不行,你可以今晚上吃完了,明天來拿。”顧澤之作勢一副沒商量的份兒。

        甯千羽果然上當,她對顧澤之開的藥有了一定的依賴性。

        不吃,感覺渾身不自在。

        “我不想明天還要跑一趟。”甯千羽倒不是不願意,而是她吃完了!今晚上的分量根本就沒有了!

        “不行,你明天過來。”顧澤之合上病曆本,不願意跟她多說。

        但是甯千羽不會這麽聽話,一想到晚上頭疼欲裂,無邊寂寞在黑暗中吞噬掉她的時候,她不寒而栗。

        明明現在是夏天。

        “我今晚上不吃,一定睡不著……”甯千羽失落。

        “千羽,你要知道,藥不能這麽吃,給你多少就是多少的量,不然副作用是你無法挽回的。”

        顧澤之隱含的意思讓甯千羽聽出來了,甯千羽抓著他問:“你知道有什麽副作用?”

        “要是不按照醫囑,自己加大計量吃,肯定會有副作用,我們是按照嚴格管控爲你開的藥。”

        顧澤之了然道,是知道了她加量吃的事情,

        “我忍不住……我就想早點睡覺,然後早點起來。”

        這要換做之前,對甯千羽來說,根本不是什麽難事。

        基本是她的常態,但是現在需要吃藥來控制,可想而知,她的情形有多麽嚴重了。

        “我不會了,只有這一次!”甯千羽比了一個手勢,顧澤之在心頭冷笑,這跟嫌疑犯說自己沒犯事一樣。

        “你還是需要每天來拿。”顧澤之堅持。

        甯千羽哭喪著臉,“爲什麽?你還要刁難我嗎?”

        顧澤之束手無策道:“你在心裏是這麽想我的,真是白費一直以你的朋友自居。”

        “那麽你開藥給我吃就行。”說到底甯千羽還是把話題放到了藥上面。

        來之前懷疑藥有違禁成分,這會兒,她根本想不起來了。

        “不行。”

        顧澤之仍舊是否定。

  http://www.kerrivarner.com/book/53566/28122501.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kerrivarner.com。元尊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yuanzun8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