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尊小說網 > 我全家都是穿來的 > 第七十八章 和現代家裏要停水前是一個反應

第七十八章 和現代家裏要停水前是一個反應

        王婆子家小兒媳小小聲問她男人:“那前面都沒水了,咱就在這呆著呗。河水雖沒多少,那也比前面沒有強啊。沒水,那還能有個活?誰知道得走多遠才能再遇到水。”

        王忠玉一臉媳婦你是不是熱傻了的表情,“你說那屁話。在這呆著,和當初在山上貓著有啥區別?這露天地是你家啊,你能在這呆一輩子?硬著頭皮也得往前走,讓你幹什麽就趕緊幹得了!”

        啊,對,不能在這呆著。

        王婆子小兒媳拍了下自己腦門,可緊接著她又有了新問題。

        但這回不敢再問她男人,怕挨罵,正好宋福生在附近,她就問道:

        “蒜苗他三叔,盆子桶都裝水了,又不能像往常趕路時空盆堆在行李上,哪有閑地方放這一盆盆的水啊,也不能疊羅。”

        王婆子小兒媳一邊說,一邊眼睛不停往旁處瞟,眼神略顯無處安放。

        這位宋童生,越來越不講究,在山上是幹活熱了偶爾脫衣,有一回讓她看到,給她嚇一跳。

        現在可倒好,明晃晃大咧咧的就穿這麽少,一點臉面也不顧。

        不過,話說,難道讀書人,長的都這麽白嗎?

        身穿跨欄背心、耐克大短褲、草鞋的宋福生,沒注意到王婆子小兒媳表情不自然。

        他擰眉滿心滿眼在琢磨:確實,如果帶很多水上路,重量體積都擺在那,那現在家家戶戶東西就必須精簡,而且得減掉很多東西。

        大夥七嘴八舌:

        “什麽?草席子不能要了,那下晌睡覺墊啥。”

        “啥?衣裳也要扔,扔了穿麽,本來就沒帶多少。”

        “你別扔被子啊,大郎你是傻了嘛,晚上咱家蓋啥,本來就睡露天地。”

        被稱爲大郎的小夥子喊道:“娘啊,你沒聽到裏正爺和宋三哥說嘛,凡是暫時用不到的,現在都扔喽。沒水才是要命的事兒。”

        一片亂糟糟、鬧哄哄。

        宋福生心累,他也在勸自己老子娘,能不帶的別帶,車裏堆不下。

        可馬老太不聽話,到她那,什麽破遭東西都是好的,連渾身上下帶補丁的衣裳也不舍得丟。

        “娘,只留下過段會用到的棉衣鞋,保證讓大家不受凍就中。熱更好說,熱就往下脫。棉被倆人蓋一床,你那些裏頭塞破柳絮的行李不能要了,衣裳也挑好的留。我大哥二哥沒好衣服就挑我的穿,大嫂二嫂也是,先可錢氏的衣服留。”

        宋福生說完就喊錢佩英,給使眼色道:“你給四壯也找身好些的衣裳,讓他換了,身上那套扔了。再幫娘算計算計,別讓她在這轉磨磨,該扔的必須扔。”

        牛掌櫃找到宋福生:“姑爺,咱臨走時,我帶的那幾壇酒怎麽辦?”

        宋福生想了想:

        “沒水喝的時候給大夥喝酒。晚上被子不夠蓋也喝酒,能暖和暖和,先留著吧。

        不過你最好給擺放一下,上面找塊板子壓上,平整的,還能往板子上堆不少東西。

        另外棉被、行李、蓑衣之類的,凡是掉地上不怕碎的,盡量全扔到車廂頂上,找根繩給捆嚴實,最後再用油布一遮。車廂裏一定要盡量節省出空地,咱得擺裝水的盆子。”

        直到這時,婦女們還不同意扔呢,意見很大。

        要知道這些東西能帶出來,對于她們來講就已經是家裏的好東西。又逃亡幾天一直費力背著帶著推著,此時說扔就扔,根本接受不了。

        宋福生對大伯母這種家裏有牛的,怒道:

        “我已經看到了,前頭二三十裏地外,好多人渴在路邊,就倒在那,生死不明。

        估計他們經過咱這地兒,壓根就沒發現這裏有條小河流,是我姐夫帶人特意搜出來的,咱夠受老天眷顧。

        現在你們不扔,不倒地方裝水,我問你們,誰敢保證二三十裏地再往前就一定有水?

        萬一再往前再走,幾十裏地外還沒水呐?

        那就是騾子牛先渴死!

        它們一死,只車裏的這些東西,你們用手推車能推下嗎,背著抱著能夠用?!”

        宋裏正也對其他家怒道:“看看那些難民,他們別說行李了,有的人連塊幹糧也沒有。那怎的了,照樣活著!你們怎麽就這麽事多,別貪多嚼不爛,丟了西瓜撿芝麻,糧食和水才是救命的!”

        隊長和政委一起開罵,靠發火鎮壓,婦女們認命似的接受了。

        只看她們接受完,下一步竟然是沖向河邊一頓洗刷刷。

        在那淺淺的小河裏,恨不得把所有東西都洗了,把自己也洗了,沒時間洗頭發也給頭發全弄濕,最起碼:涼快。

        就好像是離開這條河後,再也摸不到水一樣的迫切。

        然後又挑完水燒開喝,一鍋接一鍋燒水,讓男人們可勁喝水,勸著喝。

        抓過孩子也往嘴裏硬灌,灌得好幾個娃抗議道:“喝不下了娘,真喝不下了。”

        這不是此時多喝免費水,恨不得把小溪淘幹,肚子裏就能攢下挺到明天的事兒。

        這水和吃飯是一樣的,一頓吃二十個饅頭、一頓吃再多,完了之後,不吃也挺不到下個月啊。

        而宋茯苓她家的餐食是:雞蛋湯。

        明明終于能吃上頓好的,她奶真有才,愣是一鍋一鍋不加鹽的雞蛋湯啊,還讓他們喝飽飽的、喝足足的。

        得,幹糧都沒吃多少,喝了個水飽。一打嗝,湯湯水水直往上反。

        ……

        騾牛重新上路,手推車的木輾聲壓著路上的石子,前方等待他們的是更難的生存考驗。

  http://www.kerrivarner.com/book/54234/27830775.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kerrivarner.com。元尊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yuanzun8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