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尊小說網 > 修佛傳記 > 第二千四百五十九章賭博式攻擊

第二千四百五十九章賭博式攻擊

        自己連對方的位置都沒有搞清楚,這還怎麽玩呢?恒仏一下子就冷卻了下來了,一下子就嚴肅了起來了,自己完全是不知道爲何說自己前面會有這樣的勇氣呢?明明自己對于這家夥是沒有什麽了解的。

        你看恒仏之前好像真的是說對付自己高一級的修士完全是不虛的存在,這是說這高級修士往往就是暴露了自己全部的底細了。而自己的招式之類壓根對付是不了解的,每一次的攻擊不僅僅是要試探出來恒仏的招式還有確保不浪費靈力的情況之下盡可能將其中傷。所以這做恒仏的對手也是比較麻煩的一件事情。第二點就是恒仏這輔助技能是在是太多了,這兜裏面就像是一個小倉庫一樣的,什麽東西都有,什麽東西都往外面掏的說。所以你倒是能夠看明白的。這裏面海岬獸和禹森的功勞當時不少的。

        如果去除掉這些的話,就應該像是今天我們所見的一樣了。當然了也不能說得恒仏如此的一事無成的說,就這樣說吧!這擊敗面前的修士是遲早的事情,只是說時間問題和恒仏這邊會稍微挂彩而已。而現在連這對手在哪裏都沒有搞清楚的情況之下估計也只能那個是有挨打的份了。恒仏這臉上的血還是熱乎的,恒仏就感覺到自己膝蓋一軟,不經意叫出聲來了,恒仏連忙是捂著膝蓋翻滾到另外一面去了。這手上濕滑溫熱的感覺就是?

        “怎麽回事?怎麽又流血?”

        恒仏似乎沒有看見任何的攻擊啊!爲何就是說自己的膝蓋的背面既然是別人劃開了一道口子。你發現了沒有啊!這應該不是巧合啊!自己的臉受傷了,自己的膝蓋受傷了。可是其他比較堅硬的地方是沒有遭受到打擊的。是不是說這攻擊都是瞄准自己比較脆弱的地方啊?剛才自己用脖子震碎這漢刀的時候已經暴露了自己是一名就比較強硬的體修。所以這攻擊現在都朝著自己最薄弱的地方去攻擊的。這付家男子不簡單啊!

        首先給自己驚喜就是這個獨特的攻擊方式了,第二就是說這家夥的腦子思考得相當之快的。結合了前面的那些立馬是分析出來針對自己的對策了。這種家夥放出去也是危險啊!今天就必須將其鏟除了。就是爲了給精靈報仇的,就沒有別的想法了。這付家男子都懂得戰鬥分析了,恒仏這邊也不是傻子吧!這隨機應變的能力還是要有的啊!自己也是第一時間將分析推測了一下這家夥下一次的攻擊會在哪裏。

        不!應該是說自己應該將對方誘導到自己想要他攻擊的那個地方去,那麽這個時候自己就能夠將其從霧中揪出來了。恒仏在思考的時候將自己的左腳給伸出來了,這家夥不僅僅是要攻擊自己最薄弱的地方最重要的是切斷自己行動,讓自己沒有辦法逃出去這霧中,這樣的話就可以不費吹灰之力將其慢慢折磨死的說。很明顯了,這個動機也是想到之明顯了。一下自己恒仏也是興奮起來了,這樣鬥智鬥勇才有意思的。

        好在就是說自己是體修,這一些傷口來說顯然是不足夠讓自己傷退的。估計這付家男子也是對于自己在霧中的行爲感到可惜了。即便是如此全力一擊也不能將其傷口擴大?下一次自己必須使用全力了。可惜的就是說自己霧中的時候其實是沒有辦法攜帶一些本命法寶以外的仙器的說。那麽至于是說這家夥的本命法寶是什麽作用的,或者是怎麽用法的我們後續在慢慢揭發吧!

        然後這個家夥是沒有太多的一個辦法能夠一擊致命的說,這是很顯然的一件事情了。這抓捕精靈的時候,應該也是用的這一招讓整個月亮湖都成爲自己的區域,然後精靈是沒有辦法勘察到付姓男子的靈壓的,所以這才是會中招的。被悄然偷襲了,然後就這樣完蛋了。估計整個過程也用不了半個時辰吧!這個任務原本對于這一隊人來說是可有可無的,可是正因爲這一個特性來說讓這錢來得是順風順水的說,水到渠成。所以這才接上的,即便就是說前面戰鬥了很長的時間了,讓自己也是筋疲力盡了。

        可是對于自己來說這等于就是白送上來的銀兩啊!而且就是說這數目還是不少的說。這完全是沒有必要說拒收的!只是可惜就這樣被恒仏撞見,其實和人與人之間的還是有緣分的!這因果報應還是存在的,正好恒仏是出來尋覓這精靈的,正好就是這邊准備收官了。

        這付姓男子果然還是中招了,恒仏故意伸出去的左腳,這腳背應該就是腳跟的位置所在,也正是這家夥的攻擊範圍裏面了。恒仏的下意識一直都沒有離開過這個區域的,只要這家夥敢露頭的話,當然這樣做也是很冒險的。下一擊這家夥也是盡全力的說,那麽這個時候自己也是相對應加強一下防守的。恒仏繃緊了這一塊的肌肉,加持不少靈力在其中的。即便是盡全力的話恒仏也不怎麽會畏懼的,如果只是像是之前那樣的攻擊話,自己倒不需要多大擔心的。

        大魚上鈎了,恒仏全身的汗毛都豎立起來了,證明就是說這家夥正在朝著自己這露出的位置冒頭的說。恒仏轉身直接是一擊手刀過去的,恒仏的想法是很好的,即便是不能抓住這家夥也能夠將其法器給震短吧!這樣一來這家夥也就沒有能夠攻擊自己的東西了。可是當然自己一手朝著這霧中抓去的時候這奇怪的事情就發生了。

        自己什麽都沒撈到的,甚至是說連個屁也沒有撈到的。自己抓了一把空氣就這樣過去了。而自己的腳跟還是一如既往冒血了,腳跟還是被割了一刀。這一刀正如恒仏所見的,的確是用盡了力氣了,這相對于之前那些情況來說都已經是用力很多的。好在自己也是提前硬化了這一部分的肌肉,不然自己腳跟還真的就斷掉了。

  http://www.kerrivarner.com/book/5456/28116786.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kerrivarner.com。元尊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yuanzun8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