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回

        不過,谷甯通知大哥,並讓他轉告三弟,結果來的只有大哥一家。

        據大嫂私下透露,三弟媳婦看不上她這點東西,夫妻倆懶得來。原來,三弟媳的娘家有位伯伯升官,一位叔叔發財了,與他們沾親帶故的人跟著揚眉吐氣。

        她的娘家兄弟因此接到大工程,讓谷老三學當包工頭。

        好日子在望,她恨不得與農村隔離。蔬菜要到大超市買,嫌普通的菜市場腥臭髒。她不僅自己嫌棄,還說谷甯那什麽草來曆不明會吃壞人,勸老大家也別要。

        改天讓她兄弟進口一批香米回來,分一些給老大。

        谷甯聽罷一笑置之,反正她已盡到姐姐的責任,兄弟愛來不來。

        至于小妹谷婉婷,她在深市那邊吃香的喝辣的,廠裏有食堂,要麽出去吃,根本不必自己煮,所以拒絕二姐、姐夫的好意,不必給她寄了。

        那麽,剩下的那些便按照羅宇生的意思,被一輛小貨車拉回西環市釀酒。釀出來的酒可以拿到店裏賣,或者送人,或留著自己慢慢喝。

        處理完大批量的烏甘草米,家裏的三大缸也得用上,留點種子就好,預防存放的時間過長壞掉。

        一天早晨,羅宇生和兒子提一個麻袋的穗米,騎著小三輪下山磨粉,再拿一些出來准備釀酒給自己喝。

        “爸會釀酒?”羅青羽又驚又喜。

        “當然,想不想學?”羅爸笑看閨女驚訝的小模樣。

        “想!”必須想啊!

        羅青羽點頭如搗蒜,她嗜辣,同樣喜歡在夜深人靜時分偶爾喝一杯小酒。在未來不管吃什麽都充滿風險,還是自己做比較安全。

        練功的時間調到晚上,白天不能離開太久,爸媽都在,她沒有太多的私人空間。除了補眠,她時不時要到他們跟前刷刷存在感,否則會引起家長的恐慌。

        在這期間,谷甯閑得很,每天和兒子在前邊的客廳看書。羅宇生和小閨女就在後院釀酒,或給菜園子除草。凡是過密的農作物,一概給它們疏疏葉子。

        還要擴充菜園,補種幾樣果樹和西瓜、香瓜等,大家各有各的忙,終于有了度假的樣子。

        鑒于家中無人長住,又時常有人上山采藥,爲免誤事,谷甯決定在院裏種幾樣常見的草藥算了。外邊耕地裏的烏甘草茬自生自滅當肥料,暫且丟荒。

        羅青羽知道,那些地荒不了多久,在收割烏甘草的過程中肯定有熟透的草籽落在地裏,過不久它們就會長出來。

        當然,要長成今天這種規模起碼要花幾年時間,只要及時收割便能全部清除,不著急。

        時間一天天過去,眼看谷甯的假期就要結束。

        就在她回去的前一天早上,羅家人在前廳招呼兩位特別的客人。

        “原來是丁叔,曾聽我爸提過您,回來這麽久我都沒空去探望,失禮了。”谷甯和羅宇生歉意道。

        “不要緊,不要緊,我知道你們忙,所以拖到現在才來。”一身唐裝的丁大爺微笑擺擺手,說,“我愛清靜,平時帶孫女出去玩,你就算去也未必見得著我。”

        當年谷老頭去過幾趟雷公山,見不到人,後來在外邊的一次相遇互相才認識。

        陰差陽錯的是,兩個小的從未打過照面,直到今天。

        大人們在前廳說話,羅氏小兄妹在藥房那邊,一個在做題,羅青羽安靜趴在竹席子上看小人書。看著看著,忽然覺得身上刺刺的,仿佛有誰一直盯著她。

        她下意識地擡頭,正好與那位娜娜小姑娘黑亮的眼睛對個正著。奇怪的是,對方這次不怕了,依舊定定地望著她。

        羅青羽想了想,沖她招招手讓過來玩。

        娜娜遲疑地擡頭看爺爺,丁大爺笑看這邊一眼,將小孫女推出懷抱示意她過去。

        “您孫女長得真好,像爸爸還是像媽媽?”看到小姑娘,谷甯母性大發,笑問。

        小姑娘的五官長得相當好看,臉蛋胖嘟嘟的,一雙大眼睛烏溜溜的轉,是個機靈的孩子。

        她上薄下厚的小嘴粉潤粉潤的,精致優雅,長大以後一定更好看,充滿東方的韻味。

        不像自己閨女,上下唇都薄,很多老人說她將來是一個比較寡情冷酷的孩子……簡直胡說八道,她閨女不知多有人情味,小小年紀已懂得家庭責任感。

        連兒子都不如她,何來的寡情?

        “是呀,像她媽媽,她媽媽是苗族人,長得比較大氣。”老人望著小孫女的背影感歎道。

        羅宇生悄悄碰一下媳婦的手肘,提醒她別再提孩子的爸媽,以免挑起老人的傷心事。

        話已出口,谷甯心裏也在後悔,但說出去的話如潑出去的水,收不回來。

        “啊,對了,丁叔,等會兒拿些烏甘草米回家煮吃吧?我們有很多,倉庫要爆了。”谷甯趕緊岔開話題,“聽小佑他們說你們經常上山采藥,其實不用的……”

        吧啦吧啦,把山裏的藥材爲嘛長得這麽好的原因說了一遍。

        “……你拿回去,多種幾回,把草灰漚成肥料堆在草藥根,藥性就會大大增加,我們家就是這麽做的。”

        “哦?”丁叔驚訝得很,“那敢情好,我就不客氣了。”

        他正疑惑,爲嘛自己家種不出來呢。

        “嗐,客氣什麽?我爸那口墳多虧您老幫忙,都不知怎麽報答好。”谷甯說著,羅宇生就打算給老爺子打包烏甘草米了。

        老人揚手制止,說:“先別忙,我有話問你們倆。”

        “哦?您問。”羅宇生又重新坐下。

        丁大爺往藥房那邊瞧了一眼,沉吟片刻,緩聲問:“呃,你們家的姑娘,是不是有什麽特別的地方?比如見鬼什麽的。”

        羅宇生、谷甯:“……”

        啊?!

        再說羅青羽這邊,娜娜小姑娘來到跟前蹲著。

        “你幹嘛老盯著我?因爲我好看?”她悄悄問。

        沒想到她人緣這麽好,不僅老人、客人喜歡,連小孩子都不能幸免。

        誰知,對方眼裏冒出兩個大問號,歪著小腦袋想了想,估計聽不懂,索性不回答了,而是問:

        “疼嗎?”

        “啊?”羅青羽同樣不解其意,“什麽疼?”

        一個是真純,一個是僞純,不同顔色的靈魂産生的代溝,不易溝通。

        “火。”小娜娜伸出一只小胖指,怯怯地欲往她胳膊上戳,既好奇又害怕,“你身上有火……”

        啊?!

        羅青羽頓時目瞪口呆。

        專注學習的羅天佑察覺氣氛不對,往她們這邊瞄一眼。但見兩個小屁孩一蹲一趴在互瞪,不知搞麽事。

        于是,少年漠然地把注意力放回資料上……

  http://www.kerrivarner.com/book/56011/27830783.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kerrivarner.com。元尊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yuanzun8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