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 虎頭蛇尾

        走廊裏,回蕩著轟焦凍喘息著的聲音。

        背後依靠的冰牆遍布裂紋,隨著一聲清脆盡數崩塌,冰塊砸落在地上的聲音並不是很大,但在他心裏卻如同鼎盛的轟鳴。

        難以置信。

        轟焦凍的眼神裏,多了些震撼。

        在他的預想中,公亥簡八與切島銳兒郎應該已經被自己束縛住了,自己還充滿自信的讓障子目藏退出設施,牛逼哄哄的選擇一個人上樓。

        誰踏馬能想到剛上頂樓,生命難以承受之拳就這樣直勾勾的朝著自己迎面而來。

        沒有預料到,確實是自己的問題。

        不過……

        也就如此了吧。

        說實話,剛才自己確實被公亥簡八的樣貌與氣勢震住了,這沒有什麽不方便承認的。

        但是,自己也摸清了對方的實力。

        剛剛那股力量,雖然很強,但還沒有到讓自己倒頭就拜的程度,而且,那肯定就是公亥簡八的力量極限了,再強,就不是學生的程度了。

        他不相信簡八是那種變態。

        雖然入學成績第一的記錄很唬人,但唬不住他,那能證明公亥簡八確實很出色,但是他也同樣很出色。

        沉默片刻,轟焦凍選擇開口說話。

        “你確實很強。”

        平生所見,應該自己遇到最強的同齡人。

        “但,我更強。”

        我經曆過的日子,是我難以啓齒、僅僅想起來都會作嘔的地獄。

        “所以,認輸吧,公亥簡八。”

        聲音逐漸高昂,轟焦凍的表情都隨著情緒的調整而有些變化,他將右手伸出,極寒的氣流隨著掌心不斷地翻滾出來。

        一道比人高的冰流瞬間覆蓋在了轟焦凍面前的走廊裏,這種驚人的蔓延程度,仿佛下一秒就會將公亥簡八整個人都凍在冰裏。

        寒霜,冰凍三尺。

        冰層高的讓簡八已經看不見轟焦凍的身影了,其延伸出的速度也讓他有些驚訝,對方明顯是認真對待這場戰鬥了。

        身影驟然朝著身後退去,但僅僅是刹那間寒霜就再次逼近了他的身邊,些許銳利的冰棱在下一秒或許就要貼在簡八的身上。

        退無可退了。

        不過時機也掐的剛剛好。

        身體彎曲,雙腳重重且穩定的踏在地面上,竟然直接將地面上鋪滿的鋼鐵踩陷了進去,連帶著周圍的鋼板也微微翹起。

        上半身在毫秒中承受著高壓完成向右扭曲的動作,並在下一秒揮舞著重拳狠砸在他面前沉重的冰層上。

        “震撼加農shock    to    cannon。”

        下一瞬,天差地別。

        …

        監控室裏,是一片寂靜。

        碩大的屏幕上,正在展示著對戰設施裏發生的畫面,每個同學的眼睛都在跟隨著屏幕裏的人影移動,目睹著簡八與轟焦凍的每一個畫面。

        原來,他們兩個強到了這種地步。

        一個人能個性開發到這種程度,形成眼前著鋪天蓋地般的封鎖;而另一個,竟然能在這種環境下還能夠做到破局。

        兩個變態嗎?

        人群的最後面,是爆豪勝己的位置。

        他沒有說話,也沒有發出感歎,而是死死的注視著屏幕裏的兩道身影,仿佛要刻進自己的骨子裏一般。

        這種無力感……他已經多久沒有感受到了?

        上一次是淤泥那次嗎?

        真是……不甘心。

        他緩緩的低下了頭。

        一路順風順水,以天才之名被人們敬仰,被夥伴追隨,抱著超越歐爾麥特的理想而奮鬥,也因此具有強烈自尊心的他,在這一刻遭到了現實的重創。

        自信心也遭到了前所未有的打擊。

        …

        冰層彌漫過來的速度有多快,破碎的速度就有多快,快到轟焦凍都還沒有反應過來,走廊的另一邊,簡八就重新出現在了他的視野中。

        剛才那明明是必勝的局面,他到底怎麽做到的?

        轟焦凍還沒來得及站穩住自己瘦弱的身軀,撲面而來的強烈氣壓刮帶著冰渣擦過他的身體,根本來不及反應,細小且鋒利的冰片就切割出大大小小數層皮外傷。

        身體隨著風壓逐漸傾斜,並朝著身後跌了過去,這讓他的表情迅速産生變化。

        糟糕了!

        果不其然,伴隨著驟然逼近且異常凜冽的寒風後,是籠罩在自己面前的肌肉猛男,澎湃的體格下,轟焦凍愕然發現自己完全被蓋在了簡八身軀的垂影裏不見陽光。

        魁梧的身材充斥著壓迫感,赤紅色的臉頰上挂著完全興奮起來的熱情,作戰服籠罩的沉重手臂形成錘狀並高高舉起,在下一個呼吸間朝著轟焦凍的位置就轟了下去。

        來不及過多反應,一層泛濫著冰凍棱角的圓盾延伸著轟焦凍的手臂誕生,與公亥簡八的重拳相互碰撞在了一起。

        冰棱並沒有起到轟焦凍預想中的效果,似乎對方的皮膚硬度遠遠超過了冰棱的鋒利程度,如同搗碎豆腐般穿過冰盾。

        重重的轟擊在轟焦凍的腹部。

        “咔。”

        難以忍受的痛楚讓後者的表情瞬間扭曲,身體不由自主的在地上彎曲起來,五髒六腑挪位一般的感覺就連精神都有些恍惚。

        戰鬥,在這一刻其實就已經結束了。

        最後的這一拳,簡八可沒有保留力量,雖然也沒有用其他的戰鬥技巧,但實力畢竟擺在那裏,挨著了誰也不會好受。

        “打……”

        冷汗順著脖頸滴到地上,轟焦凍扭曲的臉頰,看著簡八說著話。

        打?

        簡八認同的點了點頭,安德瓦的兒子就是不一樣,疼成這樣還要繼續幹。

        “打……打……”

        轟焦凍的聲音斷斷續續。

        這就他娘的是真男人啊,雖然轟焦凍的品味有些殺馬特,但這份堅定的信念還是值得學習的。

        “打……打暈我。”

        不知道哪裏來的力氣,轟焦凍回光返照一樣拽緊了公亥簡八的腿部,一個字一個字的將話吐了出去。

        簡八清楚,雖然聽起來有些玩笑的意思,但是轟焦凍是真的想讓簡八打暈他。

        醒著就得挺著,暈過去至少不會繼續忍受疼痛科,到時候睡一覺起來不疼了,不比現在舒服多了?

        簡八伸出手,捏了下轟焦凍的脖頸,滿足了對方的一個小願望。

        這一場戰鬥,頗有些虎頭蛇尾的意思。

        監控室裏人也是這種感覺。

        剛開始場面宏大,結果兩拳就結束了戰鬥,全程沒超過三分鍾,不盡興啊。

        打的不盡興,看著的也不盡興。

        赤紅色的肌膚逐漸恢複正常,簡八握緊了自己的拳頭,沒什麽意思啊。

        轟焦凍還沒有那時候的野豬人強。

        “第一組結束戰鬥,罪犯勝出。”

        歐爾麥特的聲音透過聲源播放器回蕩在設施裏的每一個角落,藏在屋內保護核武器的切島銳兒郎整個人微微一愣。

        我還沒出手呢就結束了?

        剛沖到三樓的障子目藏也有些迷茫,雖然能偵測到轟焦凍可能是被捕獲了,但聽到歐爾麥特的聲音時還是無法相信。

        明明幾分鍾前還是大好的局面,怎麽突然就沒了呢。

        這都能輸嗎?

        “喂簡八!我完全沒出手啊。”

        切島銳兒郎走出房間,朝著搭檔的位置就埋怨了過去,怎麽說也是使用個性的第一次實戰,就這麽結束了?

        我的風頭呢???

        “我也沒想到結束的這麽快。”

        簡八伸出手將轟焦凍扛在自己的肩膀上,轉身安慰著身後喋喋不休的切島銳兒郎:“下次吧切島,機會有的是。”

        說完,不再耽擱時間,加速扛著昏厥的轟焦凍走下了樓梯,畢竟沒了個性,轟焦凍也就是普通人的身體水准。

        自己的那一拳多少有些上頭的意思,也被冰棱和冰盾抵禦了大部分沖擊力,但剩余的沖擊力也足夠後者喝一壺的了。

        在耽誤下去,簡八也怕給後者辦葬禮。

        “去醫務室吧。”

        門口外,歐爾麥特的聲音溫和且直接。

        他沒有怪罪簡八做的太過火,要求將對戰測試當成實戰一樣來進行是自己說的,只能說簡八完全貫徹了他話語中的意思。

        畢竟眼前這個肌肉少年的實力,他心裏非常清楚。

  http://www.kerrivarner.com/book/58492/30340192.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kerrivarner.com。元尊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yuanzun888.com
X-POWER-BY FNC V0.5.2 FROM ZZ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