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尊小說網 > 劍來 > 第六百一十九章 沒我劉羨陽便不行

第六百一十九章 沒我劉羨陽便不行

        丘垅和劉娥都很震驚,因爲劍氣長城的二掌櫃,從來不曾這麽被人欺負,好像永遠只有二掌櫃坑別人的份。

        桃板這麽軸的一個孩子,護著酒鋪生意,可以讓疊嶂姐姐和二掌櫃能夠每天掙錢,就是桃板如今的最大願望,可是桃板這會兒,還是放棄了仗義執言的機會,默默端著碗碟離開酒桌,忍不住回頭看一眼,孩子總覺得那個身材高大、身穿青衫的年輕男子,真厲害,以後自己也要成爲這樣的人,千萬不要成爲二掌櫃這樣的人,哪怕也會經常在酒鋪這邊與人大笑言語,明明每天都掙了那麽多的錢,在劍氣長城這邊大名鼎鼎了,可是人少的時候,便是今天這般模樣,心事重重,不太快活。

        劉羨陽松開陳平安,坐在已經讓出些長凳位置的陳平安身邊,向桃板招手道:“那小夥計,再拿一壺好酒和一只酒碗來,賬記在陳平安頭上。”

        桃板望向二掌櫃,二掌櫃輕輕點頭,桃板便去拎了一壺最便宜的竹海洞天酒。雖說不太希望變成二掌櫃,可是二掌櫃的生意經,無論賣酒還是坐莊,或是問拳問劍,還是最厲害的,桃板覺得這些事情還是可以學一學,不然自己以後還怎麽跟馮康樂搶媳婦。

        陳平安自己那只酒壺裏還有酒,就幫劉羨陽倒了一碗,問道:“怎麽來這裏了?”

        劉羨陽沒有著急給出答案,抿了一口酒水,打了個哆嗦,哀愁道:“果然還是喝不慣這些所謂的仙家酒釀,賤命一條,一輩子只覺得糯米酒釀好喝。”

        陳平安笑道:“董水井的糯米酒釀,其實帶了些,只不過給我喝完了。”

        劉羨陽一肘砸在陳平安肩頭,“那你講個屁。”

        陳平安揉了揉肩膀,自顧自喝酒。

        劉羨陽喝了一大口酒,擡起手背擦了擦嘴角,翹起大拇指,指了指自己身後的大街,“跟著同窗們一起來這邊遊曆,來的路上才知道劍氣長城又打仗了,嚇了我半死,就怕先生夫子們一個熱血上頭,要從飽腹詩書的肚子裏邊,拿出幾斤浩然正氣給學生們瞧瞧,然後吭哧吭哧帶著我們去城頭上殺妖,我倒是想要躲在倒懸山四大私宅的春幡齋裏邊,一心讀書,然後遠遠看幾眼與春幡齋齊名的猿蹂府、梅花園子和水精宮,但是先生和同窗們一個個大義凜然,我這人最好面子,命可以被打掉半條,但是臉絕對不能被人打腫,就硬著頭皮跟過來了。當然了,在春幡齋那邊聽了你的不少事迹,這是最重要的原因,我得勸勸你,不能由著你這麽折騰了。”

        陳平安不說話,只是喝酒。

        天底下最絮叨的人,就是劉羨陽。

        陳平安領教了很多年。

        當年三個人相處,大概就是劉羨陽與顧璨一言不合就吵架開罵,陳平安都懶得勸架,聽著就是,反正一大一小,吵也吵不到哪裏去,劉羨陽與人吵架好像從來沒輸過,因爲他根本不在意吵架的輸贏,永遠笑嘻嘻樂呵呵,顧璨往往明明嘴上吵架已經贏了,將劉羨陽祖宗十八代都給罵了一遍,結果到最後還是顧璨自己更加窩心,就追著劉羨陽打,氣急了,顧璨就會抄樹枝,砸石子,劉羨陽哪怕不小心被石子砸中,倒也不生氣。顧璨曾經說過,劉羨陽這個人沒半點好,窮命賤命光棍命,唯一還算可以的,就是不記仇,更不會仗著氣力大就揍人。

        那會兒,相依爲命的三個人,其實都有自己的活法,誰的道理也不會更大,也沒有什麽清晰可見的對錯是非,劉羨陽喜歡說歪理,陳平安覺得自己根本不懂道理,顧璨覺得道理就是力氣大拳頭硬,家裏有錢,身邊狗腿子多,誰就有道理,劉羨陽和陳平安只是年紀比他大而已,兩個這輩子能不能娶到媳婦都難說的窮光蛋,哪來的道理。

        可是那會兒,上樹掏鳥、下河摸魚,一起插秧搶水,從曬谷場的縫隙裏邊摘那豆苗,三人總是開心的時光更多一些。

        陳平安在劉羨陽喝酒的間隙,這才問道:“在醇儒陳氏那邊求學讀書,過得怎麽樣?”

        劉羨陽笑道:“什麽怎麽樣不怎麽樣的,這十多年,不都過來了,再差能比在小鎮那邊差嗎?”

        劉羨陽似乎喝不慣這竹海洞天酒,更多是小口抿酒,“所以我是半點不後悔離開小鎮的,最多就是無聊的時候,想一想家鄉那邊光景,莊稼地,亂糟糟的龍窯住處,巷子裏邊的雞糞狗屎,想也想,可也就是隨便想一想了,沒什麽更多的感覺,如果不是有些舊賬還得算一算,還有人要見一見,我都沒覺得必須要回寶瓶洲,回了做什麽,沒啥勁。”

        劉羨陽搖搖頭,重複道:“真沒啥勁。”

        陳平安突然只是說了一個名字,便不再言語,“顧璨。”

        劉羨陽嗤笑道:“小鼻涕蟲從小想著你給他當爹,你還真把自己當他爹了啊,腦子有病吧你。不殺就不殺,良心不安,你自找的,就受著,若是殺了就殺了,心中悔恨,你也給我忍著,這會兒算怎麽回事,從小到大,你不是一直這麽過來的嗎?怎麽,本事大了,讀了書你就是君子聖賢了,學了拳修了道,你就是山上神仙了?”

        劉羨陽說得惱火了,一巴掌推在陳平安腦袋上,“顧璨?小鼻涕蟲都不願意喊了?!”

        劉羨陽越說越氣,倒了酒也不喝,罵罵咧咧道:“也就是你婆婆媽媽,就喜歡沒事找事。換成我,顧璨離開了小鎮,本事那麽大,做了什麽,關我屁事。我只認識泥瓶巷的小鼻涕蟲,他當了書簡湖的小魔頭,濫殺無辜,自己找死就去死,靠著做壞事,把日子過得別誰都好,那也是小鼻涕蟲的本事,是那書簡湖烏煙瘴氣,有此災殃誰去攔了?我劉羨陽是宰了誰還是害了誰?你陳平安讀過了幾本書,就要處處事事以聖賢道德要求自己做人了?你那會兒是一個連儒家門生都不算的門外漢,這麽牛氣沖天,那儒家聖人君子們還不得一個個飛升上天啊?我劉羨陽正兒八經的儒家子弟,與那肩挑日月的陳氏老祖,還不得早個七百八年就來這劍氣長城殺妖啊?不然就得自己糾結死憋屈死自己?我就想不明白了,你怎麽活成了這麽個陳平安,我記得小時候,你也不這樣啊,什麽閑事都不愛管的,閑話都不愛說一句半句的,是誰教你的?那個學塾齊先生?他死了,我說不著他,再說了死者爲大。文聖老秀才?好的,回頭我去罵他。大劍仙左右?就算了吧,離著太近,我怕他打我。”

        陳平安終于開口說了一句,“我一直是當年的那個自己。”

        劉羨陽擡起手,陳平安下意識躲了躲。

        劉羨陽翻了個白眼,舉起酒碗喝了口酒,“知道我最無法想象的一件事,是什麽嗎?不是你有今天的家底,看上去賊有錢了,成了當年我們那撥人裏邊最有出息的人之一,因爲我很早就認爲,陳平安肯定會變得有錢,很有錢,也不是你混成了今天的這麽個瞧著風光其實可憐的慘況,因爲我知道你從來就是一個喜歡鑽牛角尖的人。”

        劉羨陽舉起酒碗,“我最想不到的一件事,是你學會了喝酒,還真的喜歡喝酒。”

        劉羨陽提起酒碗又放回桌上,他是真不愛喝酒,歎了口氣,“小鼻涕蟲變成了這個樣子,陳平安和劉羨陽,其實又能如何呢?誰沒有自己的日子要過。有那麽多我們不管怎麽用心用力,就是做不到做不好的事情,一直就是這樣啊,甚至以後還會一直是這樣。我們最可憐的那些年,不也熬過來了。”

        劉羨陽伸手按住陳平安的腦袋,“你幫著小鼻涕蟲做了那麽多彌補過錯的事情,很好,好到不能再好了。我到底是讀過幾本聖賢書的,知道天底下就缺你這種自己攬麻煩上身的傻子。”

        劉羨陽輕輕擡手,然後一巴掌拍下去,“但是你到現在還這麽難受,很不好,不能更不好了。像我,劉羨陽先是劉羨陽,才是那個半吊子讀書人,所以我只是不希望你變成那傻子。這種私心,只要沒害人,所以別怕這個。”

        陳平安說道:“道理我都知道。”

        劉羨陽苦笑道:“只是做不到,或者覺得自己做得不夠好,對吧?所以更難受了?”

        陳平安點點頭,“其實顧璨那一關,我早就過了心關,就是看著那麽多的孤魂野鬼,就會想到當年的我們三個,就是忍不住會感同身受,會想到顧璨挨了那麽一腳,一個那麽小的孩子,疼得滿地打滾,差點死了,會想到劉羨陽當年差點被人打死在泥瓶巷裏邊,也會想到自己差點餓死,是靠著街坊鄰居的百家飯,熬出頭的,所以在書簡湖,就想要多做點什麽,我也沒害人,我也可以盡量自保,心裏想做,又可以做一點是一點,爲什麽不做呢?”

        劉羨陽也難受,緩緩道:“早知道是這樣,我就不離開家鄉了。果然沒我在不行啊。”

        一個人有了理想,往往需要離鄉。

        好不容易達成了夢想,卻又難免會在夢中思鄉。

        可劉羨陽對于家鄉,就像他自己所說的,沒有太多的懷念,也沒有什麽難以釋懷的。

        至多就是擔心陳平安和小鼻涕蟲了,但是對于後者的那份念想,又遠遠不如陳平安。

        對于劉羨陽來說,自己把日子過得不錯,其實就是對老劉家最大的交待了,每年上墳敬酒、春節張貼門神什麽的,以及什麽祖宅修繕這類的,劉羨陽打小就沒多少在意上心,馬虎湊合得很,次次正月裏和清明的上墳,都喜歡與陳平安蹭些現成的紙錢,陳平安也曾念叨一兩句,都給劉羨陽頂了回去,說我是老劉家的獨苗,以後能夠幫著老劉家開枝散葉,香火不斷,老祖宗們在地底下就該笑開了花,還敢奢望他一個孤苦伶仃討生活的子孫如何如何?若真是願意保佑他劉羨陽,念著老劉家子孫的半點好,那就趕緊托個夢兒,說小鎮哪裏埋藏了幾大壇子的銀子,發了橫財,別說是燒一小盆紙錢,幾大盆的紙馬紙人全都有。

        劉羨陽心一直很大,大到了當年差點被人活活打死的事情,都可以自己拿來開玩笑,即便小鼻涕蟲璨拿來說事也是真的全然無所謂,小鼻涕蟲的心眼,則一直比針眼還小。許多人的記仇,最終會變成一件一件的無所謂事情,一筆勾銷,就此翻篇,但是有些人的記仇,會一輩子都在瞪大眼睛盯著賬本,有事沒事就翻來覆去覆去翻來,並且發乎本心地覺得痛快,沒有半點的不輕松,反而這才是真正的充實。

        劉羨陽說道:“只要你自己苛求自己,世人就會越來越苛求你。越往後,吃飽了撐著挑剔好人的閑人,只會越來越多,世道越好,閑言碎語只會更多,因爲世道好了,才有力氣說三道四,世道也愈發容得下自私自利的人。世道真不好,自然就都閉嘴了,吃口飽飯都不容易,兵荒馬亂的,哪有這閑工夫去管他人好壞,自己的死活都顧不上。這點道理,明白?”

        陳平安點了點頭。

        劉羨陽繼續說道:“你要是覺得慎獨一事,是頭等大事,覺得陳平安就應該變成一個更好的人,我也懶得多勸你,反正人沒死,就成。所以我只要求你做到一件事,別死。”

        陳平安說道:“意外太多,盡力爭取。”

        劉羨陽皺了皺眉頭,“學塾齊先生選了你,護送那幫孩子去求學,文聖老秀才選了你,當了關門弟子,落魄山那麽多人選了你,當了山主,甯姚選了你,成了神仙道侶。這些理由再大再好,也不是你死在這裏、死在這場大戰裏的理由。說句難聽,這些選了你的人,就沒誰希望你死在劍氣長城。你以爲自己是誰?劍氣長城多一個陳平安,就一定守得住?少了一個陳平安,就一定守不住?沒這樣的狗屁道理,你也別跟我扯那些有無陳平安、多做一點是一點的道理,我還不了解你?你只要想做一件事情,會缺理由?以前你那是沒讀過書,就一套又一套的,如今讀了點書,肯定更能夠自欺欺人。我就問你一件事,到底有沒有想著活著離開這裏,所做的一切,是不是都是爲了活著離開劍氣長城。”

        陳平安默不作聲。

        劉羨陽問道:“那就是沒有了。靠賭運氣?賭劍氣長城守得住,甯姚不死,左右不死,所有在這邊新認識的朋友不會死?你陳平安是不是覺得離開家鄉後,太過順遂,終于他娘的時來運轉了,已經從當年運氣最差的一個,變成了運氣最好的那個?那你有沒有想過,你現在手上擁有的越多,結果人一死,玩完了,你依舊是那個運氣最差的可憐蟲?”

        陳平安破天荒怒道:“那我該怎麽辦?!換成你是我,你該怎麽做?!”

        劉羨陽神色平靜,說道:“簡單啊,先與甯姚說,哪怕劍氣長城守不住,兩個人都得活下去,在這之間,可以盡力去做事情,出劍出拳不留力。所以必須問一問甯姚到底是怎麽個想法,是拉著陳平安一起死在這邊,做那亡命鴛鴦,還是希望死一個走一個,少死一個就是賺了,或是兩人同心同力,爭取兩個都能夠走得問心無愧,願意想著哪怕今日虧欠,將來補上。問清楚了甯姚的心思,也不管暫時的答案是什麽,都要再去問師兄左右到底是怎麽想的,希望小師弟如何做,是繼承文聖一脈的香火不斷,還是頂著文聖一脈弟子的身份,轟轟烈烈死在戰場上,師兄與師弟,先死後死而已。最後再去問老大劍仙陳清都,若是我陳平安想要活,會不會攔著,若是不攔著,還能不能幫點忙。生死這麽大的事情,臉算什麽。”

        劉羨陽將自己那只酒碗推給陳平安,道:“忘了嗎,我們三個當年在家鄉,誰有資格去要點臉?跟人求,別人會給你嗎?若是求了就有用,我們仨誰會覺得這是個事兒?小鼻涕蟲求人不要辱罵他娘親,若是求了就成,你看小鼻涕蟲當年能磕多少個頭?你要是跪在地上磕頭,就能學成了燒瓷的手藝,你會不會去磕頭?我要是磕了頭,把一個腦袋磕成兩個大,就能有錢,就能當大爺,你看我不把地面磕出一個大坑來?怎麽,現在混得出息了,泥瓶巷的那個可憐蟲,成了落魄山的年輕山主,劍氣長城的二掌櫃,反而就不要命只要臉了?這樣的酒水,我喝不起。我劉羨陽讀了不少書,依舊不太要臉,自慚形穢,高攀不上陳平安了。”

        陳平安神色恍惚,伸出手去,將酒碗推回原地。

        好像能做的事情,就只有如此了。

        劉羨陽伸手抓起那只白碗,隨手丟在旁邊地上,白碗碎了一地,冷笑道:“狗屁的碎碎平安,反正我是不會死在這邊的,以後回了家鄉,放心,我會去叔叔嬸嬸那邊上墳,會說一句,你們兒子人不錯,你們的兒媳婦也不錯,就是也死了。陳平安,你覺得他們聽到了,會不會開心?”

        陳平安整個人都垮在那邊,心氣,拳意,精氣神,都垮了,只是喃喃道:“不知道。這麽多年來,我從來沒有夢到過爹娘一次,一次都沒有。”

        劉羨陽突然笑了起來,轉頭問道:“弟媳婦,怎麽講?”

        陳平安身後,有一個風塵仆仆趕來這邊的女子,站在小天地當中沉默許久,終于開口說道:“想要陳平安死者,我讓他先死。陳平安自己想死,我喜歡他,只打個半死。”

  http://www.kerrivarner.com/book/6531/28088041.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kerrivarner.com。元尊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yuanzun888.com